谢谢你将我一贫如洗的内心
用宝石般的你填满

@秋名山大白鸽
 
 

[喻黄]The Abyss

鱼黑化 OOC预警 

还是搞出来了 很短 也直接说明我不适合这个风格 其实也没怎么黑化 不带感 看看就好~

bgm crazy in love

-----

 

已是深夜,整个房间只剩床头柜的夜灯还在孜孜不倦地亮着。

圈画完比赛复盘的最后一个重点,喻文州合上了手中厚重的硬皮笔记本。他伸出手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将夜灯调暗了一度。落地窗的纱帘没有完全合紧,清冷的月光从缝隙中偷空钻进。

一墙之隔,窗外是湿冷的冬夜;一墙之隔,隔壁是空无一人的房间。

不知是酸疼的双眼太过炙烫,还是手指血液流通不畅太过冰冷,指尖和眼睑下的温差让喻文州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凌晨了,他还没有回来。

自比赛结束后,喻文州就听到了隔壁房门响动的声音,本以为这人大抵只是去楼下的便利店买些急需品,左等右等,房门都没有再次响动。

想必是去见什么人了吧。

H市,和嘉世的比赛,结果一目了然。

 

他不是我的。

喻文州自认是个理智温和的人,但自从确定了对黄少天的感情后,一切于他的理智控制全然倒塌。

荒唐又偏执。

他爱他清亮的少年音,无论是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喊他队长,还是用语调软糯的广东腔唤他文州,都会叫得他内心满满当当,丰腴与满足。

但黄少天的这份熟稔却又从不是给他一个人的,他爱给人起外号,爱用叠字尾字唤和他关系好的熟人,亲昵又热烈。

每每想起,都让喻文州无端地嫉妒到发狂。

 

他耀眼

无论何时从能成为芸芸人潮中的焦点

他温暖

却从不是只照向他一人的阳光

他可爱

却无法将这份个性私藏

 

他想吻他缀满星碎的双眼,把他紧紧固定在自己的怀里,将身体的幽香美好的肉体热烈的灵魂,全部禁锢上锁。

他应该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喻文州慢悠悠地走到浴室,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他接了一捧冷水,泼在脸上以减缓浇灭内里燃煞的火焰。

这份妒忌与压抑似是噬人骨血的虫蚁,在他的身周骨髓中啃食流窜。他游荡在理智与崩坏的边缘,久久徘徊,蚀痒难耐。

再进一步就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的黑暗与冰冷,但他是不怕的,从爱上他的那一刻起,便已然万劫不复。

踏或不踏,他早已置自己于这幽黑的深渊,他坦荡地张开双臂,迎接这份刺骨的冷峻和内心里熊熊燃烧的滚烫妒火间面似悄无声息却激昂壮烈的碰撞。

 

隔壁终于又传来一阵细细索索的响动。

喻文州看着镜子里自己缀满水滴的脸,嘴角勾起一个犹寻常那般淡然的微笑。

“喀”

房门关上的声响是一把锋利的尖刀,毫无预兆地剪断了理智紧绷的细弦。

 

“队......队长你怎么还没睡?”他有些惊讶,语调和言语措辞间布满心虚的躲闪。

喻文州皱了皱眉,耐心已经到了极限,却还是保持着平日里悠然沉稳的姿态。他不慌不忙的关好房门,扣上门锁。

他伸出手,像几千几万次肖想过的那样,把让他魂牵梦萦的那人用力揉到了自己怀里。能够察觉到怀里人一瞬间的僵硬,喻文州心中不禁又燃起一丝无名的妒忌与不满。

 

“靠你终于憋不住了?”意料之外的,黄少天伸手回抱住他。

“深渊还是地狱,都一起下吧队长。”他躲在喻文州怀里狡黠地轻笑,“我可不撒手了。”

 

深不可测的谷底,实则是彼此的救赎与阳光。

end


04 Jun 2017
 
评论(89)
 
热度(722)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