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索夜]夜星

和鸽鸽小朋宇讨论了索克设定图里细腰 想着夜雨一定喜欢抱着他转圈圈 就写了个片段



人们常常用白驹过隙来形容这一辈子

总有人生而为王,坐拥大川河山,挥斥方遒

但却不会有人似我拥有你

 

你是住进那片绵延山河里的骑士

你是我延长转瞬而逝分秒的爱人

年湮代远,情意长绸

                                    ——索克萨尔

 

夜很深了,白日里浓烈的浮躁气息全数散尽,空气里似煽动着一块湿漉漉的寒冰,深嗅中在鼻息间留下清爽沁人的凉气。

索克萨尔就站在几步远的地方,在深夜中,他卸下了花纹繁复的厚重绒袍,额饰皇冠也尽数摘离,只剩下一件比夜空的墨蓝颜色更加浓重的丝绸长袍。

他一手垂下,轻轻扶着身前的大理石栏杆,平视前方绵延的夜景,眼神依旧平和温润,却比白日少了一分威严,添了一丝疲惫。

夜雨只看得到他的侧脸,容颜精致却不失棱角,耳朵从柔顺的垂肩白发中冒出一隅精灵耳的耳尖,发丝柔垂银白,质感很好的样子。

深色的长袍在腰间被宽大的腰带束起,凸显出腰间纤细有力的一方。

这是夜雨的王,也是他的爱人。

 

毋庸置疑,索克很强大,身而为王,凡事尽心亲历。

夜雨依旧记得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胜利的时刻也伴随着伤痕累累的狼狈,他便也是像现在这般凝视着他的侧脸,威严挺立,不动如山。

下一秒他转过身时,夜雨却从他带着笑意的眼神中看出了另外一种化抹不开的情绪。

 

他为他加冕,夜雨手捧着王冠,单膝跪地。

索克微微垂下头,倾身亲吻了夜雨的发顶。

“我爱你,”他弯起了美丽的眼睫,“为我加冕吧,我的骑士。”

 

无限温柔的回忆和情绪不断涌现而出,夜雨有些羞涩的挠了挠脑后的发丝,抬头望着不远处人纤细的腰际,心下升起一股狡黠的念头。

他蹑手蹑脚的不断缩短距离。

“夜雨?这么晚还不睡?”

哎,终是失败了,看来走路没声音的还是只有他自己一个。夜雨心下陌陌腹诽。

夜雨本是只想吓吓他,却在接近被识破后打乱了计划,改变了思绪。

“有什么事吗夜......”

未等索克把话说完,夜雨心一横,双腿微弯,手臂拢抱住那方纤细有力的腰际,用力把索克抱了起来。

 

还是不满足。

夜雨此刻像个心中堆满坏主意的恶作剧小孩,抱着索克思忖了片刻,便原地转起圈来。

原地转了几圈,夜雨只觉得有点头晕,摇摇晃晃地放下索克,微微曲身扶住栏杆,脑子里晕晕乎乎的,心下却一阵恶作剧得逞的满足感。

“夜雨......”

索克依旧温柔的嗓音从耳边传来,听起来大概是没有生气,夜雨不禁松了口气。

下一秒鼻尖却靠上了索克结实的胸膛,鼻息间满满尽是他的气息。

索克双手撑着栏杆,把夜雨圈固在怀里,他吻了吻夜雨卷翘的睫毛,和他鼻尖相抵。

“刚刚你的铠甲磕疼我了,”索克侧过头亲了亲夜雨已经红透的耳尖儿,“我们回去,我来帮你一件件脱下来......”

 

“然后让你抱个够。”

 

end


03 Jun 2017
 
评论(31)
 
热度(446)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