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向哨]华封三祝 01

01

 

虽是刚刚入夏,暑气却不见缓步增进,气温一度扶摇直上,日头挂得很高,阳光烈让人睁不开眼。

黄少天坐在高处的台子上,百无聊赖的晃着腿,对着偶尔经过的漂亮女向导吹口哨。

“再惹我小心我让云秀把你的嘴用强力胶封上!”苏沐橙循着口哨声转过头去,脸上带着温婉的微笑。

“切,小气的女人......”黄少天哼了一声,转回头去继续望着湛蓝的天空和高耸的日头出神。

 

黄少天从三处调到总部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他是个十分优秀的哨兵,适应能力极强,环境的变迁于他来讲在战斗和工作方面并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但内心里对于分队的思念却有增无减。

小卢有没有按时睡觉喝牛奶?

郑轩会不会因为懒就把亲亲一周的狗粮都一股脑地倒给他?

要说还是蓝雨的食堂更人性化啊,总部这边总是重视营养过于口感。

 

他的精神体是只体长一米左右的云豹,正眯着一双眼睛晒着日光打盹儿。小豹子似是注意到主人情绪上的些许落寞,半睁了眼睛凑到黄少天手边,用脖颈上的软毛蹭他的手腕儿。黄少天被蹭的一阵心里发软,他冲着空气伸出手,一把带着剑气的光剑具化成型,手腕一抖,那把剑又随着剑气变成了一把梳齿的软毛刷子,伸过去给小云豹梳理毛发。

大战在一年前刚刚结束,整个国家处于飞速重建恢复时期,没有战争对于哨兵来说几乎相当于没有施展拳脚的竞技场。黄少天这把陪他大战八方的光剑冰雨,也就只剩下了变成软毛儿刷给精神体梳理毛发的份儿。

 

“少天还不去食堂吃饭吗?”

黄少天被身后来人的声音吓了一跳,差点没稳住身子,快要跌下去的时候,被一双手有力的拉了一把,而后只觉头顶又添了一片阴凉。

“靠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啊!”黄少天其实是对自己没察觉到脚步声有些隐隐气结,扯着嗓子也没什么威慑力,更不敢回过头去对上来人的眼睛。

“那个.....你不用给我打伞,我晒不黑。”黄少天嘟嘟囔囔的,躲避着身后人的视线,细细打量那人身体除却眼睛的其他部分,“怕晒黑就打伞,娘们儿唧唧的,不喜欢不喜欢......”

“被烈日晒久了会影响我眼睛的能力,”那人依旧语气轻柔,直接跳过了黄少天话里有意无意的挑刺,耐心给他解释,“少天身为哨兵,五感敏锐,被这么烈得太阳晒着自然也是不好的。”

 

来人叫喻文州,他们总部的队长,看着总是一副温温和和的模样,却是整个总部能力最为强大的向导。虽是总部统一定制的制服,但从衣着打扮还是能看得出是个一丝不苟而且十分精致讲究的家伙。黄少天看着被自己系在腰侧的制服外套,又看了看喻文州只解开了一颗的制服扣子,不禁挺直了腰板清了清嗓子。

“哦哦,这样,我说错话了是我不好,”黄少天挠了挠后脑的头发,阳光把他浅棕的发丝照成镀了蜜糖的金黄色,“还有,谢谢你刚才拉住我......”

“没事。”喻文州还是笑眯眯的,冲着黄少天伸出一只手。

笑,又笑,笑个屁啊你,我和我的精神体都最讨厌这种假惺惺的家伙,这简直是生理排斥.....黄少天一边在心里嘀咕,一边又犹豫着要不要扶住那只手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的精神体,那只云豹,像猫一样冲着喻文州露出肚皮,四脚朝天地撒娇求抚摸。

“豹豹!”黄少天冲着不成器的云豹瞪眼。

“啊?你确定吗少天?”喻文州低着头,一边摸云豹的肚子一边问黄少天。

“什么确不确定?”黄少天不明所以。

“抱?”

“靠!我的精神体叫豹豹,你不是第一天知道吧喻领导!”

“自然是知道的,”看着喻文州低低的点了点头,黄少天不禁有一瞬间的恍神。

“入队的时候,叶领队有给我看过大家的资料。”

果然是这样。

 

“走吧?去吃饭?”喻文州又伸出手,“还有,少天愿意的话,叫我队长就好,不用这么生分。”

“还是叫领导吧!”黄少天拍了拍喻文州伸出那只手的掌心,自己撑着地站起身来。

 

毕竟曾经,你还是我一个人的队长,而现在却有这么多人都叫你队长。

黄少天跟在喻文州后边走,望着前边那人撑着伞的背影不禁有些喉咙酸涩。

然而你都不记得了。

 

tbc


云豹

01 Jun 2017
 
评论(56)
 
热度(387)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