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全职]扒马褂

提前祝我们叶神生日快乐 早就想搞这个了 图个乐 不要纠结叶神为什么喝了点酒还能说相声......

无cp

----------------------

 

叶:各位都来了哈,欢迎大家参加我的生日会,听我一个人的相声......

黄:停停停停停你等会,这还有俩大活人呢没看见?

王:怎么着您嘞想扒拉这舞台?说好的群口儿呢?

叶:咱们仨?

黄:对

叶:还有黄少天?他这上来嘚不嘚嘚不嘚,我这生日还过不过了?

王:那您说怎么着?还能给他嘴堵上?

叶:那感情好

王:您愿意我也愿意,台后边儿那位该有意见了

叶:他?除了笑得渗人点儿,还有什么威胁么

黄:您们这黑队长也就算了,怎么还黑我呢?

叶:行吧,您就保持这字数就成

 

王:咱们书归正传,我们仨人今儿个给大家说一段儿相声

黄:这一个人说的呢,叫单口相声

叶:不,您这叫黄少天故事会

王:您别打岔啊,这刚入正题,两个人说的呢,叫对口相声

叶:三个人及三个人以上的呢,叫除哥以外都是伴舞的单口相声......

黄:还能不能行了,那叫群口相声。今天我们仨人呢,就给借着叶修生日的机会,给大家伙来个群口相声。这热热闹闹的也喜庆,祝老叶同志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福如东海寿比......

王:收收收,把持住喽!话说今儿个这么热,黄少天您这大褂儿外边还套个西服,热不热?这什么搭配?

黄:这是时尚,您管不着,好好说完这段就齐活了

叶:他这天么天儿楞跟儿哩跟儿的,脑子总搭错劲儿是常事,您这习惯就好了

王:您说的也对,人估计就要这范儿也说不定

 

黄:怎么着怎么着?这打一上台就开始逮着我可劲儿diss,欺负这台上就我一个外地人还是怎么着?

王:不不不,您想多了,您这粉丝这么多我们哪敢欺负您啊

叶:多,就是比我少点儿

黄:嘿这大眼儿直赶着打圆场,怎么你就得呛我一句?

叶:阐述个小事实

王:诶叶修,就顺着我这台阶下去咱就接着演了,怎么非得接着惹他呢

黄:我有小情绪了,不演了不演了,我要下台回家

叶:小同志脾气总这么冲,那哥就不送了,您这慢走

黄:走就走,回家吃叉烧包奶黄包白斩鸡虾饺凤爪流沙包艇仔粥烧腊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

王:嚯!这走临走怎么还报上菜名儿了

黄:我可没喘气

叶:随您喘不喘气,走之前您嘞先把这西服给我脱喽

王:他走就走,您扒他西服干嘛呀

黄:就是,怎么着光天化日还劫财劫色啊

叶:怎么着?他身上这西服啊,是我的

王:他这穿着怎么会是您的呢?

叶:不信?不信您问他去

 

王:听说您这西服是他的?

黄:算吧

王:怎么叫算吧,这话得说清楚了啊

黄:行行行,说完我可就走了

王:说吧

黄:内天啊,我们队长给我们弄来一堆北京博物馆的门票,上边写着了,必须西服套大褂人才让进......

王:等等等您等会吧,这什么博物馆,怎么还要求这么穿

黄:我哪知道,你听我说啊。我们这一队不就去了么,到了北京您猜怎么着

王:没有大褂儿啊?

黄:我们全都没有西服,哎呦当时记得我们啊,郑轩那急得赶紧做了二十多套北京高考卷子,哎呀给孩子们急得那是......

王:行行行您再等会儿,怎么着也不可能有大褂儿没西服啊,您这什么战队啊,哦,大广州来的大褂都人手一套竟然都没有西服?

黄:对啊,我们是个神奇的战队啊

王:第一次听说神奇成这样儿的您瞧瞧

黄:您接着听我说啊,正好在北京,怎么着我们全队也不能去找微草啊,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王:是,您这来了我指不定给您喂点什么了

黄:所以我们就去找叶修他弟弟叶秋去了

王:这是个好办法,听说叶秋这家大业大

黄:对,有的是洋蜡

王:洋蜡?

黄:不,西服。别打岔,让我说完喽。一到叶修他们家,是叶秋给开的门儿。哎不得不说,虽然是哥俩儿,这叶秋还真是意思多了,大方方就借给我们了,但是让我们答应他一个条件

王:什么条件?

黄:叶秋说,黄少啊,我哥这人哪都好,就是喝多了说话容易着三不着两,嘴里跑火车,就寻摸着让我啊,在他喝多了时候帮他说道说道,把这话给圆回来

王:好么,还真是没见过叶神喝多了嘴里跑火车

黄:没见过吧?我刚才看方锐他们灌了他小半杯,估计这酒劲儿就上来了......

 

叶:诶诶诶!有完没完,合计完了吗?哥这堂堂主角可搁着让你们晾半天了,怎么着,这西服是还是不还?

王:您啊别急,我这问清楚了,是这么着,您这西服是您弟弟借给他的,说您喝多了说话容易着三不着两,嘴里跑火车。黄少天不是会说道么,就让黄少天帮衬着给圆回来......

叶:得得得得,您等会儿,什么叫说话着三不着两,我是那种人吗?您说我们俩谁更容易满嘴跑火车?这不是毁我一代教科书的清誉么

王:是啊,人也没说平时啊,这不说您喝多了才这样吗

叶:喝多了?嗝,我没事儿喝酒干嘛

王:好么,这说来就来了

叶:不是,我这堂堂教科书,全职高手,什么没见过,至于到处着三不着两?

王:是是,这倒是

叶:可不,我看过你底裤的事儿我往外说过吗?我这怎么可能说呢对不对大家伙儿......

王:停停停,您等会您等会,怎么着怎么还有我的事儿呢?您可得给我说清楚喽

叶:对呀,就是我看过您底裤啊

王:您,看过,我,底裤?

叶:不信?

王:不信

叶:不信您问黄少天,他知道

王:您等着我问问

 

黄:我都说了,这西服是借给我是有原因的......

王:行行行,这我知道,我问您点别的事

黄:什么事

王:叶修看见过我底裤您知道么?

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看见您底裤了,这怎么可能呢

王:是吧,我也觉得不可能

叶:诶诶诶,怎么就不可能呢,我真见过

黄:这话是你自己说的啊?

叶:可不么,真见过

王:他说他见过

黄:那就是见过

王:怎么就见过呢

叶:黄少天给他讲讲我怎么见过

黄:您自己见过我怎么讲......

叶:没法讲?

黄:没法讲

叶:那你把这西服给我脱了

黄:能讲,叶修见过王杰希底裤,能讲

 

王:那您给我讲讲

黄:是这么回事,底裤吗,就是底裤这个东西吧......王杰希你穿底裤吗?

叶:他穿,我看过

黄:我这没问你你别起哄

王:穿,您快我给我讲讲

黄:您别急啊,是这么回事......诶您知道周泽楷吗

王:我能不知道么,这关周泽楷什么事

叶:别掰扯别人啊

黄:我没掰扯啊,就是想吃冰淇淋了,要不一会咱仨吃去?

王:今儿就今儿了,不给我讲清楚了,谁也别走,还吃冰淇淋呢,熔岩烧瓶吃不吃

叶:您别上火啊,听他接着说

黄:就是内个......王不留行您认识吧

王:废话,这我的账号卡怎么不认识?

叶:黄少天您这水平不成,还是把这西服给我脱了吧,您也别费劲了

黄:说说说我现在就说,就是这王不留行,不是爱露大白腿吗?

叶:是

黄:王不留行这四舍五入就等于王杰希啊,这王不留行灭绝星辰一骑,君莫笑不得追着它碾,这一来二去,小短裙一掀,底裤不就让君莫笑给看见了么,君莫笑看见可不就是叶修看见了,这么一来,不就等于是,叶修看见王杰希底裤了吗!

王:有那么一点道理

叶:哥们儿,累吗?

黄:还行

叶:还行是吧,那就不对,你说的不对。不是君莫笑看见王不留行底裤了,是我,看见王杰希底裤了

黄:叶修你别仗着生日欺人太甚啊

叶:欺人太甚是吧,那把西服脱了吧

黄:不不不不,我想想我再想想

王:你可是想清楚喽

 

黄:是这么回事,今儿个不是叶修生日吗

叶:是,是王的生日

王:不是我的生日啊

叶:有你什么事,这个王,是帝王的意思

王:好,高手,看来真是喝多了

黄:别打岔啊,叶修生日,叶秋昨天不是请咱们泡温泉吗

叶:我弟弟真好

黄:泡温泉之前得干嘛,不得脱衣服吗

王:那都是带隔间的,也看不着我底裤啊

黄:您听我说啊,是有隔间,但是您啊,脱衣服的时候,这裤子不就掉地上了吗?

王:是有这么个茬儿,您怎么知道的啊、

叶:您甭管他怎么知道的了,反正我就看见了,赶紧听他好好说道说道

黄:是啊,就掉了嘛。然后昨天节假日啊,人多,隔间都排队的。您换完衣服走了,那后边不得接着一波吗

叶:对,我就接着进去了

黄:对啊,他就进去了,进去了不得看着点地吗?就看见了王杰希裤子掉地上的那块地了,诶,四舍五入,就是看了王杰希底裤

王:哦这么也行啊

叶:行,说的不错

 

王:真费劲啊,看孩子这满头的汗

叶:不错不错,喻文州回去给孩子加个鸡腿

黄:怎么就孩子了,怎么着就比你们小了一辈儿呢

 

叶: 诶,老王!

王:干什么您嘞?

叶:您看我这西服怎么样

王:不错啊,挺合身儿

叶:这要不借您也穿两天?

王:我啊?我可不穿!

 

end


28 May 2017
 
评论(41)
 
热度(463)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