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将我一贫如洗的内心
用宝石般的你填满

@秋名山大白鸽
 
 

[喻黄]波士顿转笔事件(下)

帮 @Zierland_子斓  曰:辣鸡隔壁偏分 怂活梗


6

蓝雨队长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小秘密。

在接触荣耀这个游戏之前,喻文州曾是个深谙美术天赋造诣的少年。从小就开始学画画的他,本是要一步一个脚印,按部就班的成为美术生,考取美术学院的。直到那日受到荣耀女神的召唤,仿佛宿命般地,喻文州割舍了稳定且前途光明的本业,跑去了打职业。

似是之前的人生太过顺风顺水,在普通玩家中卓然领先的成绩在训练营中完全变得不太够看,从而还发觉了自己手速上的问题。

人生难于取舍,他确是已然舍弃了一次顺风顺水的机会,自此舍弃现下逆流而上的梦想,归于那条缓顺的河流,却怎么想也都不是滋味了。

从此喻文州选择坚忍,选择一声不吭的抗下压力,幸好他在这片汹涌的汪洋中站稳了脚,扎根而下,筑起了一座属于自己的冰山。

也幸好由此,在那片汹涌的茫茫汪洋中,他遇见了黄少天。


中国人讲缘分,世事玄妙。

喻文州未曾顺从命运赋予他手速鸿沟的折磨,却还是顺从了上天安排的姻缘红线。黄少天就这么被风风火火的送到他身边,初始的恩怨情仇既往不咎,现下的甜蜜与爱意每每想起,喻文州就只能勾起一个宠溺浓稠的表情。


7

再次拾起画笔是喻文州刚刚确定喜欢上他的时候。

那日的阳光热烈又刺眼,黄少天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拿着一杯带着气泡的饮料,慢慢地吸着。他偏过头去看窗外,阳光透过玻璃照亮他的眉眼额角,他散发着炽热浓烈的吸引力,几乎灼伤了喻文州的双眼。

黄少天忽然回过头来,与他对视,眼睛里亮亮的,缀满了剪碎的日光与星辰。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你看我们,不光在赛场上有厮杀的默契,不止在队内有管理相处的默契,不仅在生活中有点滴细节的默契。”黄少天如是想。

“我们竟是连表白都是默契的,想必是红线两端早已系好,只等着这一瞬默契的紧握。”喻文州如是想。


多年不曾正经的画点什么,喻文州心里是十分紧张的,他本以为构思加上草稿线稿和填色需要更多时间的研习回忆。但笔尖真正触碰到纸张的那一瞬,脑海里就只剩下黄少天在阳光下偏过头的样子,那句话脱口之前画面许是炙热浓烈的,脱口之后在喻文州心间的样子就只剩下了一层磨不开的蜜糖色泽。


8

喻文州开了一个微博小号,阳光下黄少天窗边侧脸的图成了那个小号的第一条微博。

自那之后,喻文州也经常画一些可爱的条漫记录他们生活中点滴的小故事。不带话题,也没有关键字,那个微博小号时至今日也只有寥寥几个新浪赠送的僵尸粉,喻黄圈并没有发现角落里有这么一位高产且真情实感的“画手太太”。

谁曾想喻文州无意间用大号点进去“欣赏”以前作品的行为,却给自己恋人心里留下了一个不小的心结。再加上对于某些细节动作的联想,那个记录甜蜜生活的小号俨然在剑圣大大的眼中已经变成了一个真切存在的“假想敌”。


喻文州终于也发现黄少天的不对劲儿了。

于是他找到了午饭时和黄少天嘀嘀咕咕的郑轩。

“和少天中午在说什么?”喻文州虚晃着笔转了一圈,对郑轩报以微笑,“你们很开心的样子。”

我靠方向还真变了,郑轩心下暗叫不好,不会是被黄少给猜对了吧?

“队长,我希望你们之间无论是以什么为结尾,还是要坦诚一点。”郑轩看着喻文州“人畜无害”的笑容暗暗咽了口唾沫,“毕竟也是爱过是吧哈哈哈......”

“爱过?这个‘过’字怎么讲?”喻文州皱了皱眉,笔尖挺磕在桌面上敲了敲,“把话说清楚?少天和你说想分手?”

分手?他那厮恨不得黏在你脖子上,郑轩在心里早已对这二人翻了无数个白眼,扯得眼睛有点疼。

“哎,队长,我就和你直接说吧......”


郑轩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自家恋人算是彻底刷新了喻文州对于“脑洞”二字认知的界限。

还有这种操作吗?蓝雨队长迷茫了。


9

喻文州拿出钥匙打开黄少天宿舍的门时,正赶上黄少天要出门,头低低的,可以清楚地看到头顶的发旋,俨然一副心情不大好的样子。这一出一进间,黄少天的视线没能及时顾及到,也就非常凑巧的撞到了喻文州怀里。

“去哪?”喻文州赶忙收紧了手臂顺势圈住怀里的人,低下头在他耳边低声询问。

“去......”黄少天心情极差,也就影响了大体上的感官知觉,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只觉得喻文州的怀抱是冰冷的,语气是敷衍的,行为是虚假刻意的,无数经典的粤语苦情歌不断涌现在心头,差点就对着喻文州眼泪婆娑的吼一声“去离婚!”了。

“就......随便逛逛。”下意识的就想挣脱开,可是喻文州力气大得很,看起来是虚晃轻轻搂抱着,实则箍得还挺紧,一下子挣脱不开。

“随便逛逛就一直逛到我心里了,”喻文州侧过脸亲了亲他的耳尖儿,“少天很厉害。”

“你何必这样呢?我都知道了......”黄少天委委屈屈地吸了吸鼻子,继续苦情,只当这话都是给别人说的。


喻文州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只是掏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递到黄少天眼前。

界面俨然是微博里关注那一栏,经常访问的人果然除了黄少天还有一个,头像是一个淡粉的桃心,看起来就很像哪个女孩子的微博账号。

黄少天一脸“我靠你竟然还好意思给我看直接把小三拎出来是什么意思喻文州你还有没有良心抱着我坦白求我原谅还是求我成全”的悲愤,恶狠狠的戳进了那个粉嫩嫩头像的微博。

点进主页后,黄少天一下子傻眼了,全都是没有配字的手绘图,有些是Q般条漫,有些是大头特写,有些是远景,但翻来覆去画里除他自己都不再有第二个人。

“等等......不是,上星期我吃早茶吃撑了这个事除了你还有别人知道吗,这姑娘怎么知道的?”

“靠靠靠!你生日我穿穿水手服的事你和谁说了啊啊啊啊啊啊!这简直是毁我堂堂剑圣一世清白!”

“过年我去你父母家紧张到打嗝的事不是说好不再提了吗!怎么还被画手画出来了!”

......

“......怎么连拥抱都是第一视角的?这人明显是黄喻粉但为什么只画我?”

“是喻黄粉。”喻文州笑了笑,终于发话纠正。

“你怎么知道,你不会还和人妹子三次交流了吧......”一想到喻文州经常看她微博,黄少天就隐隐的有些吃味,不行,看别人微博就是不行,就算是为了看我也不行。

“我靠不是吧......我有一个可怕的想法文州你快否定我一下!”黄少天突然联想到了什么,瞪着眼抓紧喻文州的胳膊求证,“这么多第一视角,还都是只有咱俩知道的事......不会都是你画的吧?”

“是呀是我画的,”喻文州冲黄少天眨了眨眼睛,伸手又把他搂抱在了怀里,“那句话怎么说?我就是黄粉粉头。”

“你以后不要这样了......”黄少天在喻文州颈窝轻轻吸了一口气,在他怀里暗暗地笑,“搞得让我以为你出轨......”

“那为了保证不出轨,就让全国人民见证一下吧。”喻文州揉了揉他的头,笑着又抱紧了一寸。


10

喻文州V:[爱心/][爱心/][爱心/] // YH:[微博图片]


END





转完啦,一个由转笔引发的公开恋情大事件,作为事件导火索载入喻黄恋爱经历史册,可惜我是个手残没法给喻大触配图 就凑活着看吧 图应该是鱼第一次画的天天靠窗那张 大家意会一下......


28 May 2017
 
评论(48)
 
热度(1197)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