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器二不匮 09

09

 

像是一辆老旧的蒸汽火车紧贴着耳边倥偬而过,带过一阵呼啸嘶吼的耳鸣,带来轻头轻脚的浓烈眩晕。

黄少天没有自身想象或是自我预料中的那样高兴,而是暗暗地有些负气。

若是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思,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是当无事发生,亦或是落荒而逃?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就这么撩我,随意就把我拉进你的深渊万劫不复,很坏。

你知道?你不可能知道。

黄少天精明的很,从一开始打心底里对这段关系就没有抱着太大的把握。同性、年龄差、环境差,现在又冠了一层师生的帽子,仿佛所有墨迹纠葛的人设元素遇上了个遍。

他只是依照本能的,离自己喜欢的人近一点,可以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时常见到他,甚至发展成较为亲密的朋友关系,这便足够了。

时至今日,事情的发展还一直都在黄少天的掌控之内,关系亲密却离越界遥遥无期,偶尔还能有意无意地逗逗喻文州,这让他十分满意。

但这段关系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便也就是他读不懂喻文州,他不知道他抛出的问题递来的关系到底是出于什么位置什么角度,他甚至不知道喻文州的性取向。

他轻飘飘的站在眼前,冲黄少天微笑着伸出手,就怕指尖相触的一瞬间,幻影破灭,眼前一切不过是一片臆想华美的海市蜃楼。

另有一股情绪矛盾又纠结,黄少天是个好强的人,一路而来专业成绩领跑,自然而然的也带着点身为音乐人的小骄傲。

但这些小骄傲在民乐世家喻文州面前,可以说是全然不作数的。

就像他对他的古琴一样,喻文州对他的钢琴大概也是一无所知,更不会在意哪次古典音乐周刊上关于“天才少年”的专访。

明明还是很优秀的,而强劲的那一面却无从向喜欢的人施展,喻文州所看到的只有他笨拙受伤的那一面,这让黄少天十分泄气。

什么时候,才能为你弹琴呢。

如果可以选择,李斯特的爱之梦no.3,便是最能印证自己心意的曲子了吧。

 

“这几天就先别练琵琶了,等伤口好了再说。”喻文州说完就转过头去,手下依旧是整理着两人的餐盒,“毕竟还是专业课那边更重要。”

“不是,什么叫少天只有一个啊喻老师,这世上叫少天的应该有几万个吧?”黄少天看他慢悠悠的样子就又急又气。

“魏老师总念叨你是他世上独一无二的宝贝徒弟,”喻文州顿了顿,依旧没有去看他的眼睛,“况且我与魏老师私交甚好,能帮则帮了。”

“哦......”黄少天听了这话倒是一下子乐了起来,看来喻文州还是对他没什么想法,这么想事情也算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失落倒是有的,但远比自己一直以来的小心思小伎俩一直被喻文州看在眼里要好得多。

 

喻文州那边却是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失控了,若说对黄少天有私心么,必定是有的。

他第一次遇到黄少天,是早在几年前一个冷峻的寒冬。

正值艺考的月份,那一年的冬天号称十几年来温度最低的一季,虽然还没下雪,干枯的枝杈和地面的枯草上依旧结着一层白硬的冰霜。

喻文州是南方人,大学考到首都之后又留校当了老师,按理说已经慢慢习惯了北方室外寒冬的刺骨,但今年今日冬天的寒冷,还是让他身体心里上都有些不适。

每一年音乐学院古琴班就只招那么五六个人,面试的也少招进得更少,喻文州那边早早完成了面试。他系紧了大衣的扣子,半张脸埋在围巾里,低着头走在结满冰霜的小路上,一心只想着赶紧回到屋里享受一如春日的暖气房。奈何冰霜湿滑,又让他不得不减缓步子。

 

路过琴房楼的时候,喻文州隐隐听到一楼某个琴房传来一阵钢琴的声响,本着本校老师的职责,他皱了皱眉,还是折返回去,循着琴声找到那间琴房以告诉那位同学在艺考期间不能使用琴房。

喻文州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从小受古典民乐的浸染,对于西方的古典音乐不甚了解,但好歹也是搞音乐的,知晓的曲子比普通人更多一些。

李斯特的爱之梦第三首。

他伴着乐曲开头恬静柔美的旋律寻了过去,门虚掩着拉开一条缝隙,琴凳上端坐着一个少年,冬日里温暖的阳光照在他浅棕色的头发上形成一个弧圆的光旋,偏白的皮肤像被涂抹了一层甜润的蜂蜜。钢琴也是木棕色的,整个琴房被阳光拢抱着,被浪漫主义的乐曲氛围填满,呈现出一个温柔暧昧的暖色调。

他的手指修长灵活,极其讲究的演奏着李斯特华彩手法中丰富的情感和技巧。

喻文州活动了一下被冻得僵硬的手指,虚晃着抬起手却始终没有敲响门打破眼前这个暖意融融氛围的勇气。

 

爱吧,你可以爱得这样久。

他忽然想到了弗莱里拉格特的诗集《一瞬间》,这样的一句话,此情此景,声形交错地印刻进了心里。

 

tbc

 

 

李斯特是匈牙利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和音乐活动家,浪漫主义音乐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被人们誉为“钢琴之王”。他曾在钢琴上改编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许多作曲家的作品,如歌剧、歌曲、交响音乐等。 

在他为自己的歌曲所改编的钢琴曲中,三首《爱之梦》则是较为著名的,“其中最出色的是第三首根据德国诗人弗莱里格拉特写的著名诗作《爱吧,你可以爱的这样久》改编的,诗的大意为:爱吧,能爱多久,愿爱多久就爱多久吧,你守在墓前哀诉的时刻快要来到了。你的心总得保持炽热,保持眷恋,只要还有一颗心对你回报温暖。只要有人对你披露真诚,你就得尽你所能,教他时时快乐,没有片刻愁闷!还愿你守口如瓶:严厉的言辞容易伤人。天啊--本来没有什么恶意,却有人含泪分离。

 

 


20 May 2017
 
评论(22)
 
热度(301)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