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器二不匮 04

04

 

琵琶课还没上,老师也还没见到,倒是和琴行的老板越混越熟。

只要是有一点点空闲的间隙,黄少天都会颠颠跑来琴行给喻文州帮忙。说是帮忙,实际上喻文州琴行的生意大多是接收老客户间的往来订单,并没有门庭若市到要招个人特地帮忙照看生意的地步。

面对满屋子从没接触过的乐器,黄少天再也抑制不住内心好奇的心情,拽着喻文州的袖子一连几天问了个够。

一问一答间,两人倒是慢慢熟络起来。

 

不知出于什么缘由,雨后的几日风刮得出奇的大。

喻文州冲着黄少天晃了晃手里琴行的钥匙,问要不要送他回学校,自己正好要去学校办事。

走在狂风大作毫无遮拦的街道上,黄少天才真切的意识到喻文州的发质究竟是有多好。他头发细软,已然被一阵阵狂风吹得一团乱,而喻文州那边头发只是被微微吹起的弧度,若不是衣角也被大幅度的吹起,黄少天会以为这个人周身罩着什么过滤狂风的结界。

“哇,这么大的风,真是要被吹跑了可怕可怕!”黄少天跺着脚,咋咋呼呼的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少天迎着风还是少说话,不然一会要肚子疼了。”

喻文州都这么说了,黄少天只得悻悻地闭了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儿,思绪随着狂乱的春风漫无目的地飘荡着,一阵恍神间,没能注意到对面着急赶路的行人,对方也和他一样低着头没能顾及前面,眼看着要撞上,黄少天只觉左手手臂忽然被拉扯了一下,等回过神来,他已经踩上了喻文州的鞋。

“这是吹到我怀里了,”喻文州抢在黄少天一连串冗长的道歉之前笑眯眯的开口,“幸亏少天遇到了我这么好心的人,若是换一位,估计就不会还了。”

作为本系时尚界翘楚的黄少天思绪还游荡在“喻文州这双绿尾明明是烂大街的款式为什么这个人穿起来就这么好看这么清新这么与众不同,正好自己踩脏了要不要趁机送一双自己时尚大气没有烂大街的同款给他也算满足一下情侣鞋的私心”时,喻文州这一句信息量更大的话又紧赶着钻进脑子里,搞得黄少天一时间有些当机。

这句话源于黄少天前几日的朋友圈,第一句是“最近外边风这么大”,紧接着是一大段空格,点开全文才能看到下一句——“我这么可爱,吹到别人怀里,别人是不会还的”。当时黄少天看到方锐发的这段话,一边给他评论了个“不要脸,白给都不要”,一边乐滋滋的复制粘贴到了自己的朋友圈。

黄少天喜欢发朋友圈,也经常发一些不用刷空格就要按点开全文的“小作文”,他喜欢这种用某些方式记录自己点点滴滴的生活细节。而喻文州呢,他这个人愣是神秘到一条朋友圈都没有。一开始,黄少天还以为是没有对自己开放权限,连哄带骗的让方锐问了林老师,才知道,这么多年,喻文州就是一条朋友圈都不发。在黄少天感叹着他怎么憋得住的同时,又发觉了喻文州更加可怕的习惯——他虽然不发,但每个人的每一条都会赞。每每收到喻文州整齐的赞,黄少天在欣喜之余仿佛总能感应到屏幕背后那张笑眯眯视奸所有人,洞察一切的脸。

但让他意料之外的是,喻文州对于他的朋友圈,不仅看了,还记下了,甚至还灵活运用到了生活中。

 

喻文州这句无意的话,让黄少天整个下午都沉浸在了欣喜与失望想交织的情绪中难以自拔。开心在,喻文州愿意和他开没营养的玩笑,这说明关系变近了,可以勉强从熟人过渡到朋友的位置了。难过在,喻文州这种人若是对他有意思,肯定就不会再开这种暧昧的玩笑,所以也许他的位置就永远只能限于“你是个好人”,“我把你当朋友”这样尴尬无奈的境地之中。

“哎你说,他怎么就是个好心人呢!怎么不是坏人呢!都吹你那去了,怎么有再换回去的道理!”黄少天认真回忆着喻文州说的每一个字,越想越生气,顺手用力的拍了拍大腿。

“我靠!”黄少天怕疼,手腕一转,这一下还是挨在了身旁正和音乐史作战的方锐身上,“快吹走!谁他妈把黄少天还回来的!”

“是不是!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这么可爱,正常人不可能还回来对不对?”

“吹到谁那去了,能不能再吹一次,我给他钱求他别还!”方锐义正言辞,眉宇间透着一股革命战士般的正气凛然。

“我倒是想......”黄少天哼哼唧唧的趴在桌子上,手指扣着书本上肖邦的画像,扣得几乎脱了色。

“哦?那看来是喻老师?”眉宇间的正气凛然在一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真诚又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双眼。

“是,就是他,你说他这个人是不是古琴脑子......”黄少天又觉得方锐刚才的话好像是哪里不对,挠了挠头,“等等,你叫他什么?喻......老师?”

“是,喻老师——”方锐脸上渐渐浮现出十分猥琐的笑容,猥琐到让黄少天不禁想到了自己某位姓魏的老师。

 

tbc


08 May 2017
 
评论(32)
 
热度(319)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