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将我一贫如洗的内心
用宝石般的你填满

@秋名山大白鸽
 
 

[喻黄]两双

儿童遥上线   短打小甜饼

特别鸣谢 @萧小木鱼 太太史诗级的拍照技术和我们共同的脑洞 

此文又名“不拆卖”

-------------------

文啾和黄啾是两只团团绒绒的小虎皮鹦鹉。

黄啾因为毛色明黄被主人唤作阿黄,为此它还颇为不满,认为这个名字特别像隔壁那家宠物用品店看门的土狗。由于黄啾毛色纯净鲜亮性格活泼,作为黄化种鹦鹉的他被主人尤为珍爱,一时间成了鸟群中的“笼大王”。

文啾是一只蓝色蛋白石虎皮鹦鹉,天空蓝色的羽毛让它比别的蓝绿原种鹦鹉更加稀有珍贵些。

早先的时候,黄啾十分看不惯文啾故作清高的样子,每每从文啾身边经过都会用尖尖小小的喙去啄弄它漂亮的浅蓝色羽翼。

文啾和黄啾作为同一批小鹦鹉中最稀有珍贵的,被主人挑出来单独放在了高处的新笼子里。

不得不说,文啾是个有城府有手段的“心机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短短几天,黄啾就从叽叽喳喳的炸着毛的小团子变成了对文啾百依百顺形影不离的乖乖团。若不是毛色品种不同,大家都要怀疑它们是不是双生了。

好景不长,随着文啾黄啾的逐渐长大,也终是逃不过拿到外厅被贩卖的命运。

一日,一个逛鸟舍的老爷爷在文啾黄啾的笼子面前停住了脚步。他赞叹着文啾美丽的毛色和修长的羽翼,甚至从口袋里拿出老花镜细细查看,并迅速地和店主交谈好价格。

“不拆卖不拆卖!要买两个一起!”

店主正要打开笼子门时,黄啾突然扑了过去,它炸起后颈细软的小绒毛,梗着勃颈,打开了翅膀呼扇着护住身旁的文啾,嘴里还喋喋不休的嚷嚷着不拆卖。

这下轮到店主震惊了,他还从没下功夫去训练过黄啾说话,显然是时事所迫,逼得平时只会叽叽喳喳的黄啾都开口说人话了。

“不拆卖”风波后,黄啾洋洋得意了很久,夸耀自己智勇双全保下了文啾。文啾心里也必然是不想和黄啾分开的,思量想去都没相处什么奖励黄啾的好办法,只是更频繁的凑过去多亲亲它。

又是一个大晴天儿,天空蓝得透亮,和文啾羽翼的颜色如出一辙,软软的云朵又像极了黄啾脖颈后细小的碎毛儿。黄啾心情格外好,搂着文啾唱着歌儿,吃着鸟食望着天儿。

“文州文州,我们养个鹦鹉好不好嘛!柯基没时间养养个小鸟总是好的吧!你看他们软软毛毛的多可爱,养嘛养嘛~好不好啊......”

黄啾自打破壳以来,从未见过有比它话更多的生物,理所应当的震惊了,嘴里咀嚼着的粟子都吃惊得掉了出去。

“哇文州,这两只好可爱!”声音的主人慢慢走近,黄啾睁大它红色的小眼睛细细观察。

话多的男人比身边笑眯眯的男人矮一些,按人类的审美大概算是两个帅哥,只是黄啾想不明白两个风格截然不同的男人是怎么凑到一起当朋友的......

“什么?你说我和文啾也是这样?我们俩当然不是普通人,我们是集结天地之精华万物之灵秀的一对非常优秀而美丽的......鹦鹉。”黄啾心里默默吐槽。

“黄的可爱,像少天。”高一些的男子还是微微笑着,目光始终停留在身边喋喋不休人的身上,宠溺地拍了拍他的头顶,“买这只黄的?”

“......”

被买走的这种事情轮到自己身上时,黄啾一下子傻眼了,它有些害怕的缩着脖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拆卖。”一个天蓝色的身影挡在了自己面前,这是文啾第一次说人类的语言,就像不久之前它留住文啾那样,它挡在自己身前,像晴透的天色,像柔软纯薄的白云。

“对!不拆卖不拆卖!要买两个一起!”黄啾变得有底气了一些,探出小小茸茸的脑袋小声嘟囔。

面前的两个男人对视了一下,显然被眼前的两只小家伙的行为震惊了。

“那就一起买?挺可爱的,像你像我......”个高一些的男人点了点头,还对着话多的男人耳语了一下,黄啾探长了脖子也没能听清。

“他说,‘就像我永远都护着你’。”文啾又凑过来亲了亲黄啾尖尖的小嘴,“我听清了。”



 

end



01 May 2017
 
评论(69)
 
热度(860)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