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32


另外要说的 本文每章第一句话皆为原创 转载和作为文素请注明出处 感谢喜欢                         

32

 朝跃日暖,相呴以湿;夜静星凉,棉衾中宵。

 

  黄少天不和喻文州同框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个精神有朝气的大小伙子,脊背挺直,精力旺盛得像夏日里刺眼的烈日。因为热心爱聊,目光炯炯,以至于经常被无数大妈大爷拽着介绍对象。

   蓝雨队内甚至画出了一张相亲统计表,所有有幸获得大妈大爷介绍相亲场合垂青的,都要按“正”字记票。几年下来,喻文州名字后的“正”字和黄少天不相上下,区别只在于,喻文州会被大妈介绍给自家孩子,而黄少天都是介绍给远近亲戚家的姑娘罢了。

  只有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时候,黄少天变得站没站相坐没坐形,总是或倚靠或搭着身边人的肩膀。对此,蓝雨勤劳的纪检委郑轩先生层给出过一个生动形象的比喻——

  “黄少,你就像一条永远搭在队长肩膀上的毛巾。”

  不管是真是假,一连嚷嚷了几天腰疼屁股疼头疼嗓子疼,毛巾同志变本加厉,进化为挂在身上的浴巾,进化成窝在怀里的树袋熊。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喻文州无限绵延无期的“事后照顾”。

  

  在家里窝了几天没出门,期盼了许久户外爽朗新鲜的空气,黄少天不禁深呼吸了一下,左手还下意识激动地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

  “诶诶诶文州,还是外面的世界最精彩,这空气啧啧啧,家里开十个空气清新机也没得比,”说着又拽了拽喻文州的胳膊,振振有词,“果然我还是属于大自然的野生剑圣......”

  喻文州十分忧心的看了看被轻度雾霾遮盖的灰蒙天空,而后轻轻拉了拉黄少天脸颊上厚重的口罩,“少天把这个摘了再闻?”又微笑着按了按黄少天头顶翘起的一撮碎发,“还有你刚刚说你是属于谁的?嗯?”

  黄少天没有缩着脖子躲开,却也没有和身侧的人对视,而是偏过脸去抬头看街边的苍绿的高树,喻文州终究是真切的听到了他偏过头去小声嘟囔的内容。

  “你以后外号就是大自然了。”

 

  若是小孩子进了超市都会变成脱缰的野马,那黄野马估计最多只有五岁。

  凭借职业选手中都算得上上乘的卓越手速,飞快的把零食填满了一整个购物车。微笑着轻声细语教导小朋友不能吃太多垃圾食品,每样只能拿一个的家长职责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喻文州身上。

  黄少天瘪着嘴艰难抉择的时候,眼睛无意瞥到旁边购物的一家人,小孩子跨坐在父母推着购物车里。他不禁想起了遥远而陌生的时候,自己也曾经历过似曾相识的幸福,精神思绪不禁有些片刻的恍惚。

  “少天?”喻文州凑过来,隔着口罩轻轻的吻了吻黄少天的脸颊,远远的看上去,只是走动之间无意的触碰,“你想坐我也可以推你呀。”

  明明是隔着口罩,明明几日以来已经早该习惯喻文州猝不及防又紧密频繁的亲吻,黄少天捂了捂脸,被隔着口罩亲到的地方还是一片麻酥火热。他下意识地捂着脸颊跳开几步,冲喻文州示威性质地瞪眼。

  “你你你!公众场合,不要耍流氓,”张望着四下无人,黄少天松了口气,喻文州身体还保持着前倾的姿势,依靠在购物车的推杆上,饶有兴致的看着面红耳赤的恋人,“推什么推我,多大人了......再说你们这些玩战术的心都太脏,万一给我拍照录像po上网然后跑走不管我,我这一世英名不久毁在......”

  “毁在我怀里,”喻文州飞快的伸手搂了搂黄少天的肩膀,“走吧去买食材,甚是想念我男朋友的手艺啊!”

  “哼,你男朋友是谁?厨艺会有我好吗?”

  “你们俩差不多吧,”喻文州还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下,又抬手揉了揉黄少天的耳朵,“都系猪猪。”

  “说什么粤语!要积极响应国家推广普通话的号召懂吗喻队长!”

 

   明明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一起生活也只有寥寥几日,却亲密自然的如同自降生一刻起就相识。缘分是无法解释的,进而可以解释此种现象的,只能称之为,天赐的缘分。

  就是,注定会在一起。

Tbc

 

这个“猪猪”的称呼,是听说广东男生喜欢这么称呼爱人(......)

其实我不是很懂


25 Apr 2017
 
评论(46)
 
热度(511)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