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31

疯了

31

 

  You could be my little monster.

  你在我心中称霸一方。

 

  闹铃刚响起一声就被及时关掉,喻文州吻了吻怀里人光洁的额头。似是感觉到了微小的瘙痒,他的睫毛抖了抖,而后下意识地往喻文州怀里凑得更近了些。

  知晓恋人睡眠骇光的癖好,喻文州趁着日光还不算强烈的时候习惯性地拉好遮光帘,稍稍活动着被压得发麻的手臂。

 

  清晨的空气贴着鼻尖儿钻进肺里,呼吸间都是澄澈沁人的味道;人老了总是没觉睡,小区空地老人们三三两两伴着舒缓的音乐打太极;蹒跚学步的小孩子脚步慌忙的撞上他的小腿,抓着他的裤管的布料抬头好奇地张望,被随后赶来的父亲一边道歉一边抱起离开;街角新开了一家奶茶店,老板是一对年轻夫妇,起了大早进货准备原料;早餐店的老板掀开蒸笼,涿白的水蒸气混着包子喷香的气味飘散而来,沾湿了眉间和睫毛。

  少天喜欢吃小肉丸的包子,鲜香不腻,除了秋葵基本上没有挑拣的蔬菜,总是嚷嚷着荤素搭配才健康爽口;奶茶要半糖去冰多珍珠,少天说怕以后得了糖尿病自己会嫌弃他,也是,黄少天这个人早已甜进了自己心里,每每感觉不会更甜更好时,他就像一个只装着各类糖果的潘多拉盒子,只管倾倒出更多加倍酸甜的惊喜;如果少天愿意,他们以后可以领养一个孩子,尽心管教,他会叫他们爸爸,臻连恋人至亲人最后的过渡;很久之后,他们都变得垂老迟缓,都说人到暮年只有夕阳的余晖,但喻文州只是觉得,无论是什么年龄的黄少天,都是他心口得小太阳,也是他流窜于掌间心中调皮愉悦的小怪兽,永恒的填满心房,并在心头驻插旗帜称霸一方。

  一起生活的景象喻文州早已在心里规划臆想过千千万万次,真正变为现实后,只觉眼前的光景更是甜蜜千万倍,让人不禁愈加大胆的猜想,一路浮现至未来的尽头。

 

  “文州!喻文州——”

  透过被子闷闷传出的呼喊压着开关门的声响从卧室传出,喊得喻文州一阵紧张不安,放下买好的早餐,紧走几步,顺便倒了一杯温水。黄少天正侧躺着把脸埋在被子里装鸵鸟,露出一截红红的耳根和脑后凌乱的软发。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喻文州轻轻的去扒他的被子,想把他捞出来。

  “不舒服!腰疼屁股疼头疼嗓子疼!”黄少天声音略带沙哑,缓慢的扒下捂在脸上的被子,露出一双惺忪的眼睛,“心里也疼,喻文州,我对你很失望......”

  喻文州听了一阵心疼内疚,把水杯递给他,又伸手去摸他的额头试测体温,“对不起少天,我昨天......”

  黄少天偏着头躲开了喻文州伸过去的手,喝光水后又带着被子滚到了床的另一侧,“哼,醒来居然没看到你,你难道不应该老老实实的多让我抱个够吗!”他伸出手拍了拍床空出的一侧,“快过来给爷抱抱!”

  “不吃早餐了?”喻文州舒了一口气,弯着眉眼解扣子换睡衣。

  “不吃!你快过来!”

  “就这么想让我抱?”一边应着一边扯开黄少天紧压得被角,躺过去伸手搂住被子里光溜溜的人。

  “不,是我抱你!”黄少天气哄哄的咬了一口喻文州的耳朵。

  腰侧酸疼的肌肉被喻文州轻轻揉捻,黄少天半闭着眼睛哼哼唧唧的享受着喻队长的专属事后服务。

  “早餐可以一起去买,我更希望一醒来就能抱你......”额头枕在喻文州肩上,黄少天语气有些委屈,小声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没让天哥满足,是小的不对。”喻文州被他轻飘飘的小心思揉打得心中一片柔软,却还是坏心眼的在黄少天耳边轻轻吹气,心满意足地欣赏他以肉眼可见速度变红的耳尖,“不过,我记得昨天有人一直‘文州文州文州’的喊,是谁呀?”

  “你说什么呢!这个满足不是那个满足!”黄少天抬起脸冲他瞪眼,脖颈间若隐若现的殷红让这个“杀气腾腾”的眼神变得毫无威慑力,“下次!下次就让你见识见识你天哥的威猛......嘶......”

  抬腿去踹喻文州时无意间扯动股间的疼痛,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喻文州心疼得赶忙把怀里的人重新搂好,腾出一只手去拍抚怀里人的背。

  “好好好,我等着。”

  “文州。”

  “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光着,你穿着衣服,好不公平啊!”

 

tbc

 请问你们除了谈恋爱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


24 Apr 2017
 
评论(42)
 
热度(507)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