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26~27


26

    

  不复年少,始终少年。

  

  又是一年夏,B市虽也是极其炎热,大体上却还是比G市湿度低得多,空气虽然依旧是混杂着些许雾霾味儿,相较湿热的南方还是更为爽朗些。

  这几年V家的设计师频频偷懒,又把几年前肩膀带长飘带的设计翻了出来变了个颜色,又上市卖了一遍,美名其曰“复刻”。

  黄少天使出了大部分职业选手必杀技般的手速,从官网上抢了一件。没过几天直邮到货后,欢天喜地的在喻文州眼前转圈显摆。

  虽然没看出黄少天身上穿的这件和早在前几年就被他收入衣柜的那件有什么不同,但自家男朋友穿什么做什么自然都是最好看最可爱的,喻文州笑眯眯的看着他转圈,一个没忍住就凑上去搂在了怀里。

 

  但是这么一套甜蜜日常,在magic大眼微草王这边,是完全不作数也彻底行不通的。

  “这什么玩意儿?”一见面,王杰希就伸手拽住了黄少天衣服上从肩膀上顺到腰侧在延长的那条带子,然后向下拽了拽,“驾?”

  “是这么用的吗?黄大马?”在黄少天爆发前的寥寥几秒,王杰希可能是觉得还不够火候,飞速的又添油加醋了几分。

  “靠靠靠靠靠你......”仿佛不是被抓住了衣服带子而是被踩到了尾巴,多年恶友霎时间就戳中了黄少天易燃易爆炸的那个点。

  好在喻文州善于审时度势,左手从王杰希手里抽过了那条带子,轻轻一拽,把黄少天拉到了身边,右手顺势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以示安抚。

  “也许是这么用的吧,”喻文州照例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但不是给你用的。”

  王杰希挑眉,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身前的二人,才点点头伸手示意他们坐下。

  “看你们这程子挖到个小孩,是块料儿,”王杰希摇了摇手里的小茶碗儿,许是太烫,吹了吹才勉强抿下一口,“聊聊?”

  毕竟是可以追溯到出道前就开始的交情了,每次蓝雨微草比赛之前,无论主场还是客场,三个人都会提前或推后的单独聚聚。

  这次小聚,安排在了比赛前一天。王杰希找了个安静雅致的茶社,前边台上几个人远远地隔着珠帘低眉信手拨弄着民乐,别有几番味道。

  “就你有心眼,休想挖我们战队机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黄少天哼了一声偏过头去,抬手找服务生要了一杯冰镇可乐。

  “换成冰镇酸梅汤,谢谢。”喻文州抬手拦了拦,一边品茶一边慢悠悠的和黄少天说话,“飞机上喝过可乐,今天一次碳酸饮料的机会已经用完了。”

  这次看都不屑得抬眼看黄少天噘着嘴委屈的表情,王杰希无形中却还是不禁打了个寒颤,“所以,你们终于姘到一块儿了?”

  “大眼你们这个低俗的词汇是谁教唆的?是不是老叶?你就说是不是?还有你是怎么看出来我和队长......内个啥的,是不是又通过什么什么看相玄学算出来的?”

  王杰希手指敲了敲桌面,粗略的计算了一下这段话里有几个问题。

  “首先,我们有个群,就叫喻文州和黄少天什么时候姘一起,你信吗?”

  “我靠这么没节操啊你们,每天这么闲吗......”

  “我也不信。”

  “......”

  “其次,你们俩,还用我算?不瞎的都能看出,不聋的也能听出来。”王杰希顺手撸了下腕子上的手串,“摆好心态不要激动,明天还有比赛啊,小同志。”还有意无意的加重了“同志”两个字。

  喻文州看着两个人仿佛在听一场跨越南北的相声,在彻底笑出声之前,被黄少天一眼瞪了回去。

 

27

  卢瀚文作为新出道小选手的缺陷最终还是暴露了。

  过于旺盛的冲劲儿使他脱离了队伍整体,在王杰希面前,哪怕是一点微小的失误,也必然会被无限放大。以卢瀚文脱离全队的失误作为切入点,隔断支援,打乱了蓝雨原本计划好的战斗节奏。

  蓝雨全队几乎都正值当打之年,现今又收纳一名日后必成大器的天才剑客作为黄少天的接班人尽心尽力培养。所以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讲,蓝雨战队的前途都是异常光明的。队内氛围好,卢瀚文心态也好,不骄不躁更不气馁,这场比赛的负局更像是为蓝雨前途铺路的一笔学费。

  虽说不是极度在意这场比赛的胜负,但于他们而言,再次夺冠的机会又减少了一年。

  回到G市,飞机落地的一瞬间,坐在身旁的喻文州忽然伸过手来和他十指交握,又不轻不重的捏了捏他的手心,黄少天一直莫名其妙惴惴不安的心稍微安稳了下来。

  “回去复盘后收拾一下,”喻文州神秘的冲他眨了眨眼,“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你家吗?去干什么?”黄少天不明所以。

  “不是我家,”喻文州环顾四周,趁没人注意又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嗯......算是去度假。”

 

  车里冷气开的很足,黄少天冻得不禁搓了搓短袖袖口裸露出的一节皮肤。

  “很冷吗?”再微小的细节,只要是关于黄少天,总是逃不过他的视线,趁着红绿灯,喻文州调高了车里空调的温度,而后顺手捂了捂坐在副驾驶那人冰凉的手臂。

  喻文州手掌的温度比那一块冻得冰凉的皮肤要高很多,摸得黄少天只觉一阵滚烫,灼烫的暖意顺着那一方皮肤迅速蔓延,甚至“烫”红了他的脸。

  黄少天条件反射的缩了缩,倚在车门那一边嘟嘟囔囔,试图用转移话题的方法掩盖自己这没来由的,不明所以的害羞。

   “七拐八转的到底去哪啊?”黄少天摸了摸鼻尖,心虚的扒着车门,转头盯着车窗外不断移动的风景,“喻总你不会要把我拐卖了吧?” 

  “会拐,但舍不得卖。”喻文州指了指前面的一排公寓,“到了。”

 

  这个楼盘黄少天隐约记得是几年前新建的,当年拿了冠军之后他无意间瞥到了这个楼盘的宣传单被整齐叠好夹在喻文州的笔记本里。当时他也没多想,只是在心里赞叹了一下喻文州的投资头脑,之后两人的关系因为一些缘由有过一阵微妙的尴尬期,所以究竟有没有买房,黄少天也就一直没有想着去过问的意思。

  “当年早就有计划买房,拿到冠军用奖金做了首付。”喻文州掏出钥匙插进锁眼里转了几圈,却没有立即开门,“计划着,什么时候拿到冠军就和你表白;也计划着,表白成功就把它当做在一起的礼物。”

  “只是没想到一拖就拖了这么多年,”喻文州冲着他笑了笑,明明是在讲一件无奈又苦涩的事情,但望着黄少天的眼神里满满当当的只有幸福与满足,不见遗憾和抱怨,“所以少天,准备好接受这份迟来的礼物了吗?”

  黄少天眼角有些微不可见的湿润,他点了点头,伸手握住了喻文州拿着钥匙的那只手,连带着向左转动手腕,终于是打开了折扇厚重的防盗门。

  “原本计划着能在一起,和你一块设计装修这套房子,可惜事与愿违。”喻文州悄悄的握住了黄少天垂在身侧的手,带着他到房间里走走转转,“战队里忙,没时间天天盯着,就自作主张按照你应该喜欢的风格交给设计公司弄了。”

  公寓从大体的装修风格到边边角角的细节配饰都十分符合黄少天曾经对于自己房子的想象,若不是房间没有什么生活气息,他甚至会认为这是自己游离在另一个人格时买下而后亲自监督装修的房子。

  真是知我者莫若州呀!黄少天心里暗暗感叹。

  “诶?这张纸怎么还被裱起来了!你不是早就揭下来扔掉了吗?”

  喻文州拉着他走进主卧,卧室床头一张挂画一瞬间引起了黄少天的注意——就是早在训练营时,他画的那副“蓝雨冠军”的贴纸。

  那张纸贴在喻文州房门外三四年,在得到冠军后完成了它的使命被揭下,只有胶带日积月累贴出得痕迹可以证明它曾经长时间存在的事实。

  黄少天一时间有些语塞,感动的情绪最终抑制了对少年时期单纯幼稚的羞耻。没有更好的言语表达,他只是转过身去,抱住喻文州,头窝在他的肩膀,鼻尖轻轻的对着喻文州颈间凸起的锁骨蹭动以表达无法言述的情绪。

  喻文州揽住他,小心翼翼而缓慢的收紧手臂,他轻轻叹了口气,抚了抚黄少天的背,而后在怀里人的耳边轻笑。

 “少天,在卧室这样的环境里,我对我的定力不太有自信啊。”

 

tbc


19 Apr 2017
 
评论(52)
 
热度(592)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