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23

时间接在20章后 高能预警

23

他这个人,风林纤月孑然一身,却对在乎的人颇有顾及,鲜少为自己而活。 

 

  思来想去,喻文州还是想再说点什么宽慰他。毕竟于锋的离开怪不上于锋自己,更怪不上黄少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选择,增加莫须有的错误给别人给自己,只会更辛苦。

  “喻文州,借我靠一靠。”黄少天垂着眼睛叹了口气,前走几步凑近喻文州,没等到回答就一头扎在他的肩上。

  除了最初相看互厌的少年时,他鲜少有连名带姓呼唤他的时候。近几年来都是叫队长比较多,于喻文州来说,他对“队长”这个称呼有一种矛盾的情绪,一方面失意于这个称谓不够亲密,不能凸显他们之间某种微妙的关系;另一方面,“队长”这两个字眼,对于偶尔中二发作的水瓶脑来说,喻文州觉得无形之中更多了一层“the one & the only”这样的情节在。

  偶尔私下开玩笑或是说什么非常重要的事的时候,黄少天也会叫他“文州”。

  喻文州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名字有一股神经质般敏感粘稠的情绪,他喜欢听黄少天除去姓氏叫他的名字。无论是粤语还是普通话,黄少天喊他名字的声音比模样更深刻,像一块淋上枫糖糖浆的松饼,松软甜蜜,带着特殊的颜色气味飘摇着回荡于喻文州五感之中,永远都化散不开。他也很喜欢喊黄少天的名字,“少天”两个字就是一个牵起嘴角微笑地过程,在回味起那个人鲜明的神态后,又无意识的加深这个微笑。

  说来黄少天这个人真是奇怪,明明他有时对喻文州冷清又无情,却无时不刻地让他只觉得处处甜蜜,心中偶然泛起的苦涩最终都会被那股甜冲化得消失殆尽。

  

  如果喜欢一个人,不再能细数爱上他的原因,对他的优点也只是沉在心头,只能从口中飘出一个“可爱”,这样平淡又庸俗的词汇,那就真是完了。

  明明肩膀挂着沉甸甸的重量,喻文州却只觉得心里轻飘飘得厉害。黄少天的发量很多,发质却细软色浅,茸茸的蹭在喻文州的颈间。一头扎在颈间的这个动作不禁让他想到了某种毛茸茸的,没有安全感的小动物,许是害怕,许是疲惫,一股脑地靠在他认为安全可靠的地方,微微颤抖。黄少天耳际翘起了一小撮头发,想要伸手压下,又只怕惊动了他。

  短短的几分钟,喻文州仿佛经历了四季轮回。起初只觉回到了柳絮飘摇的季节,散落在他心间朦胧氤氲的轻弄瘙痒,他不断地在脑海中极尽搜素着一切美好的词汇,最终还是值得吐露出一个,“他真可爱”这类不痛不痒的词句;黄少天的依赖与依靠又说明了什么呢?他又觉得心脏不断收紧,只想把心意拿到放在炎炎烈日下灼烤,以证明喜欢的情绪不掺水分;他惴惴不安的苦涩,他飘散于外的心寒,他自我掩饰的疲惫,他旧事重提的悲伤,喻文州透过肢体的接触切实地感受着。在秋也在冬,心疼又无奈。

  黄少天这样倔强又逞强的人,也只会在最亲密的人面前摊开肚皮袒露伤口,不再掩饰自己的脆弱。喻文州对此非常欣喜,只觉得无形之中他们又突破了什么。

  “于锋同志‘背叛’信仰,作为蓝雨战队的政委,我提议开除于锋同志的党籍。”黄少天的声音陷在低处,疲惫又低沉,带着淡淡的沙哑。

  喻文州没有说话,只伸出手去勾住他的小指。

  “一切听从政委安排,”喻文州低低的轻笑,“但还是希望黄政委能够体谅于锋同志。”

  “当然能......”小指勾住的瞬间,黄少天像是被刺痛一般弹开,拉开了和喻文州的距离,心里却一片沉吟的酥麻,“咳......走吧,去训练了。”

  喻文州看着前面黄少天的背影一阵苦涩泛上心头,他们之间看似只差那么一步的距离,但喻文州在走,黄少天也在向前,一步永远是一步,一步永远是被拉开的永恒距离。

 

  忽然黄少天停下脚步,他没有转过头,只是用一步之内可以听清的音量轻声说。

  “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我腐败掉了,偶尔想要开始为自己而活。”

 

  果然在苦涩后,总归被给予甜蜜。

 

tbc


14 Apr 2017
 
评论(62)
 
热度(545)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