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19~20

没什么感情戏

19

 

  再美好的相遇,都只是为铺垫别离而先行叙写的抒情段落。

 

  看见身旁眼神灵动,双手飞快而有条不紊在键盘上飞舞的小孩,恍惚间黄少天会觉得以旁观者的角度到了多年前的自己。

  早在几个月前,黄少天对这个训练营的小孩就早已有所耳闻。性格使然,他和蓝雨上上下下所有部门岗位基本都有说得上话的人,训练营的老师几次满脸欣喜的说蓝雨又捡到了个宝。黄少天心下倒是真的有些好奇,无奈于一直忙着比赛,也就几次错过了。随着新一届少年训练营最后一次模拟考试的结束,名单递到喻文州和黄少天手里,第一行“卢瀚文”的成绩鲜明又扎眼。

  “诶?第一名这个卢瀚文,是不是你们之前说过的那个孩子?”黄少天侧坐在喻文州椅子的扶手上,对着他手上的训练营成绩单指指点点,“不错不错,每一项都很稳定。多大了?16?18?”
   “是,就是小卢!”训练营那边的主管提到这个孩子也禁不住有些欣慰,又神神秘秘的笑了笑,“今年刚14岁!”

  喻文州偏过头和黄少天对视了一下,显然也是有些意外,“他现在在不在训练营?我和少天想去看看。”

  一路上喻文州还是皱着眉研究手里那份训练营的成绩单,试图想从中再挑出几个,但遗憾的是,相对于卢瀚文的成绩,其他孩子显然还是差了一大截,短板相对来说也都过于明显。

  “队长......”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一直皱眉,就凑到他耳边小声和他说话,“真的不看看最后一名吗?也许会错过下一个蓝雨队长。”

  “哦?那我一会去和他打个三盘?”喻文州不气不恼,微微一笑,一副真的在思考这句话的可行性的样子,倒是显然被这句话中话逗得心情放松下来。

  黄少天缩了缩脖子没再说话,心下不禁想起了很久之前一句广为流传的广告词,现下来看十分值得套用——不是每个吊车尾,都特能苏。

  喻文州嘛,永远都只有一个,他的坚忍与长久蛰伏的努力,都是无法复制的。

 

  走到训练室的时候,正赶上卢瀚文拉着同届的孩子PK。只是一个小小的背影,都源源不断的散发着一股少年的朝气。眼神里含着一股子对比赛的激情与渴望,咋咋呼呼的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更小一点,手下的操作却说得上稳准狠,手速飚的飞快,不给敌人丝毫进攻的机会与反击的余地。没过几分钟,对面元素法师的角色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还有谁要PK 吗!”卢瀚文站起身张望,转头环顾间发现了不远处的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脸惊喜,“哇!活的黄少和喻队!你们是我的偶像!”

  卢瀚文这个孩子倒是一点都不认生,也丝毫没有想要留给自家正副队长沉稳安静印象的意思,一溜烟的跑过去拽住了黄少天的衣角。

  “黄少!能跟我PK 一局吗!”少年的眼睛亮晶晶的,让黄少天不禁有些恍神,下意识地就要点头答应,却被喻文州拦住了。

  “是瀚文吧?介不介意先和我来一局?”

  “哇!术士吗?”

  “剑客。”

  卢瀚文满心欢喜满屋子跑着张罗借号时,黄少天抛给喻文州一个询问的眼神,他看出卢瀚文的风格有些“飘”,喻文州想要给他打指导赛以加重他对意识的注重,这很正常,只是没懂为什么偏偏要用剑客。

  “打得有些飘,是这个年龄天才的通病,”说罢喻文州还给了黄少天一个‘颇有你从前风范’的眼神,“想看看他对上难缠的同职业会怎么应对。”

 

  总的来说,黄少天是对于卢瀚文,是带有一些羡慕的情绪在。

  分为几个原因吧,一是荣耀职业圈现在发展势头正盛,不少优秀又有天赋的少年纷纷涌现出来,联盟也就不再硬性规定选手一定要成年才可以注册出道,无形之中就加长了这一批起选手们的职业生涯。这是联盟发展的必然趋势,其实说是眼热也算不上,毕竟他们黄金一代比起开荒一代已然幸福得多。

  二是想起了自己和喻文州曾经被“放养”的经历,倒不是怪罪于魏琛不声不响的离别和方世镜“空降”给他们的压力,反之喻文州和黄少天对此一直心怀感激,感谢最初的挖掘、教诲也感之后被逼着激发出的无限潜能。作为蓝雨的正副队长,喻黄二人对于卢瀚文的培养心照不宣的更偏向于小心翼翼的呵护引导和“人格”塑造,不自觉的以一种“家长”式的心态带入自己。黄少天说不好若是自己当年也被呵护着长大会是怎样的结果,一方面认为自己在职业生涯的发展已经是最好最幸运的的起始和过程,另一方面又一心只觉得还是要让卢瀚文尽可能的少受挫折。

 

  一个gay佬,一个性向不明,倒是早早地焦心于孩子的教育,黄少天越想越觉得有些好笑。

 

  20

 

  一路飙升至快四十度的夏日里,雨后气压还是很低,天空纹丝不动阴翳得厉害,像一件刚被洗过的破旧布料,竭尽全力地清洗也无法抹去灰蒙残破的基调。

  还是有一场大雨要来,山雨欲来却没有风声。

 

  蓝雨照例提前结束了夏休期,今年他们有新的任务,队内趁早和新加入的队员磨合好以迎接新赛季的到来。算上卢瀚文,蓝雨队内已经有三个剑系职业,在战术上必然要经过一番困难而绵长的安排与配合。

  一直以来,蓝雨都保持着严肃活泼团结紧张的良好队内氛围。每周例会也是群策群力的头脑风暴,整个战队不分职位主替,提出自己认为需要弥补改变的地方。以至于每次开会都是闹哄哄的,黄少天以一敌百,上蹿下跳回应每一个建议和意见,徒留喻文州一人一边聆听一边记录思考。

  今时不同往日,蓝雨的队内氛围准则第一次变得只有“严肃紧张”两个词。

  两分钟前,于锋宣布语气淡然的宣布了一件事。

  “我决定下赛季转会百花,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

 

  黄少天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是转头去看喻文州,恰巧喻文州也在回望他,一脸歉意又无奈的表情,显然是一早就对这件事了然于胸。

  正皱着眉低头的于锋只听对面一阵响动,抬头间就看见黄少天“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却没有预想之中的不解和愤怒,而是扬高了下巴,全然面无表情的紧盯着他。

  他像一块正在熊熊燃烧着的冰,愠怒不现于色,却可以感受到他无形之中极度愤怒的气场。

  “蓝雨对你又算什么?”

  “那我们只能祝于锋选手一路顺风了。”语调陌生而冰冷。

  

  于锋第一次觉得接触到了真正的黄少天,外界始终觉得他是一个太过张扬浮躁性格性格过于热烈的人,但于锋却从一开始就莫名觉得,他不是。虽然他知道黄少天平日里对朋友点点滴滴的好都是真实的,并无半点虚伪,但还是隐隐的觉得,黄少天走进了他们的心里,自己心底却并没有真正的接纳所有人的到来。于锋甚至希望在宣布这个消息时黄少天能够情绪激动的凑上去抓住他的衣领质问,而不是像预想之中这样,甩下一句不咸不淡冰冰冷冷的话。也许他的愤怒,并不是因为自己离开,只是在责怪喻文州没有提前知会他这个副队长而已。

  毕竟现在队里已经有了三个剑系职业,新来的孩子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于锋觉得自己愈发变得可有可无。

  又是天才,于锋痛恨着这个字眼。

  在所有人看来,他无疑是幸运的,出道便拿到了蓝雨战队史上的一个冠军。但一路走来,他从来不是焦点,对比队伍中最亮眼的王牌,他天赋上的光火只是一粒微弱的荧光,没有谁会真正注意到他。他爱这个战队,爱这个职业,为它日夜兼程的无限付出,但在不久前结束的比赛中,面对无解的枪王,面对这样的天才,他甚至毫无还手之力。于锋不甘于将努力与付出都永远深埋于天才巨大而无解的光环之下,他想要试试,自己究竟还能燃烧到什么程度,够不够足矣照亮一个战队前行的道路。

 

  “于锋不希望提前告诉你,”喻文州七拐八拐的在蓝雨后院的一片树荫下找到了黄少天,后者正垂着头蹲在地上,不知道在认真思索些什么。

  蹲着的人没有抬头,却伸出了一只手,示意喻文州拉他起来。

  “有烟抽吗?”黄少天盯着远处飞过的一只鸟,“好久没买了。”

  喻文州煞有其事似的翻了翻全身上下的口袋,才回答他,“没有。”

  “没有在怪你,”黄少天叹了口气,终于卸下了表情上的戒备,只剩一脸疲惫和不解,“是不是又是我......”

  “没有又,”喻文州皱了皱眉,“这不是你的错,上次更不是。”

  “对于这个队伍,从一开始我们天哥就是最好的,绝对不可替代的,”他放软了语气,拍了拍对面人的肩膀,“不要在意以前的事,日后的事每个人也都有自己选择人生的权利。但是我个人来讲,可以保证永远陪着蓝雨,陪着你。”

 

tbc

 

     


11 Apr 2017
 
评论(27)
 
热度(545)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