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17

风里雨里,更新里等你

17

 

  骨血溶于江水,则濯濯不可分。

 

  夜很深了,喻文州走在一片寂静的楼道里,许是不久之前感官被利用得过于极致,现下只觉一阵五感麻木,混混沌沌地一步一步走回房间。

  中午离开房间时特意打开了窗通风,开门后一阵对流的急风吹过,让他不禁打了个轻微的寒颤。就着阳台没有关上的窗户,喻文州掏出了那支迟迟未点燃的烟。

  许久不碰香烟,烟草独有的辛辣味道呛得他一阵清浅的咳嗽,也算是借此冲破了麻木的屏障。一个吻带来的一连串后续感官霎时间汹涌追袭而来,喻文州摸了摸自己的唇角,另一双唇瓣柔软薄凉的触感徒然加重了几分。

  真的吻上,只觉虚无而缥缈,像一场臆想中的幻影。而现在这股和黄少天当时口腔中一模一样的烟草味,反倒让喻文州觉得之前的一切都真实起来。

  曾无数次想深深亲吻他,是在他刚刚洗完头发还未全部吹干,柔软的发梢间滴淌水珠的时候;是在他前一晚熬夜复盘,转天清晨闹着起床气睡眼惺忪的时候;是在他双眼弯起好看的弧度,在阳光下笑着冲他挥手的时候......无数无数次与他同处那么多美好的瞬间,喻文州都曾心下庆幸自我理智的坚固,却在这个普通而沉闷的夏夜,理智的隔阂终于彻底倾倒在黄少天躲闪的目光前。

 

  回想间,喻文州忽然觉得一阵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他手指交叠,触碰着回想了一下指尖的温度,才发现被紧张的情绪麻木略过的细节——黄少天的体温太高了。

  他没有敲门,拿了黄少天放在他这的备用钥匙,拧开了他的房门。

  黄少天乱糟糟的把自己缠在一团被子里,额头上泛着细密的冷汗,口中因为高烧而无意识的小声轻哼。喻文州伸手碰了碰他的额头,思忖了片刻把他抱起。

  蓝雨俱乐部的队医已经放假了,无法就近就医。黄少天骨架比较小,肉也不多,但到底也是二十多岁的成年男性,好在车停的并不远,喻文州还是可以坚持到目的地。被抱着的一路上有些颠簸,黄少天坐在在喻文州车的副驾驶上恢复了些许意识。

  “去哪啊......”黄少天半睁着眼睛盯着正在身旁全神贯注开车人的侧脸,张口出声牵扯得他红肿得厉害的扁桃体又是一阵尖利的刺痛。

  “医院。”喻文州没有看他,心下有一阵阵闷闷暗暗的无名火油然而生,怪黄少天身体不适没有告诉他,也怪自己没能及时发现。

  “哦......”黄少天虚弱的阖了阖眼,又想起什么似的猛然睁开,“你......一会下车我自己走!不要......不要抱我!”

  开始倒是气沉丹田,哑着嗓子,语气很冲,说道“抱”这个字眼又莫名其妙的害羞起来,最后四个字干脆只用气声低低的喊。病的这么严重还尽想着些莫名其妙的事,喻文州觉得他也真是让人担心生气,又忍不住一阵让人掏心口得觉得那么可爱。

 

  黄少天这种倔强而“自尊自强”的坚持,倒是让急诊值班的医生看到了一幅完全不和谐却很有趣的画面——一个脚踩拖鞋身穿小黄鸭睡衣的男人,倔强的嘟囔着“不许背,不许抱,自己能走”,事实却几乎整个身体脱力地依靠在身旁穿戴整齐得体的男人身上。

  身旁这位病的站都站不住的荣耀大神,竟然还强装微笑地给几个输液值班的护士和病人签了名,眼看着人围得越来越多,喻文州担心他的病情会加重,便语气严肃的把人都劝走了。

 “不好意思,感谢支持,但是少天现在很不舒服,还请大家不要打扰他休息了。”

 

  看着病床上终于归于平静开始浅浅入眠的黄少天的睡颜,喻文州按了按自己的眉角,深深感到自己是个天生操心的命。

 

tbc


07 Apr 2017
 
评论(28)
 
热度(496)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