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16

16

竟不知吻住的是梦想,还是信仰。

 

  恍惚间,黄少天拽住身前人的衣领,加重了这个不深不浅的吻。

  他的双唇有些凉,还带着丝丝缕缕浓烈的烟草气息。起初喻文州只是一面象征性的浅浅地吻蹭着他的唇角,一面精神紧张的观察着他的反应。后来却被他抓住衣领逐步加重了这个薄凉的吻,这令喻文州有些惊喜,也就不再浅尝辄止,下意识地伸手扣住他的后脑,一步步跟随他加紧节奏。

  口中本就稀薄的空气在两人间不断推送抽换,鼻息间全是对方熟悉的味道。比起浓郁的烟草味,喻文州更觉得他口中的呼气与唾液都是烈酒,是一剂强力的迷药,不断敲碎他的理智,抽离脑海里除去黄少天以外的一切,只留下他的笑颜,他爽朗又迷人的嗓音和他搅碎星辰一股脑都藏到眸子里去的双眼。

  

  “够了没有?”黄少天含着喻文州的下唇轻轻地喘着气,“喻文州,我是直男。”

  “为什么要骗自己呢少天?”喻文州和他拉开一段距离与他对视,伸手摸了摸黄少天被吻得红肿的双唇,他的嗓音相比平时更加低沉而温柔,有些淡淡的沙哑却不带任何的情欲色彩。

  “你真是自私,我说了我是直的......”

   望着黄少天微微泛红的双眼,喻文州的情绪有些莫名的攸然激动,“我要真是自私,两年前就不会放你走!”他叹了叹气略微稳定了自己的情绪,“我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爱而不得,每天看着你都觉得自己像疯了一样......”

  “可是怎么办呢,很多事情不是只有感情就行的,你我的之间想要再走近一步又不是一句喜欢就能填补,”黄少天咬了咬下唇,打断了喻文州的话,偏过头去不再与他对视,“比如性向这个事是说改就改的吗?还有你家......”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强行掰弯你吗?”喻文州松开了他的手,“可以,那日后见吧。”

 

  黄少天承认,在喻文州凑过来吻他的那一刻,自己理智的堤坝终于还是在须臾间轰然倒塌了。喻文州那一江滚烫的潮水混着热烈声势浩大地扑卷而来,霎时间便使他深没于潮底。他想抗争,想着从它灭顶而滚烫的温柔中全身而退,身体却不受控制般地舒展开双臂拥抱与接纳,甚至情难自禁得愈之加深这份灭顶的温柔。这个吻也是粗重的锁链,把他牢牢的禁锢于水底,随着潮水的侵蚀变得骨血全融,血与肉,肉体与灵魂,全部化在喻文州的一江水中,消失殆尽。

  夜里,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眠,无论是不久刚刚痛失的冠军还是面对喻文州,黄少天都只觉得有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思绪的混乱令他头痛欲裂,难以入眠。他又急又躁地翻了个身,无意间伸手碰到了自己滚烫的额头——感冒似乎比早上要严重多了。

  本来感冒发烧就不是一件什么大事,黄少天也就没有和任何人说起的兴致,另一方面,作为蓝雨的王牌,在一场艰难的苦战前他做不得半点可能会影响全队动摇军心的举动。中午又忙着走场地复练战术,便也顺理成章的忘记了自己还在发烧的事,更别提要按时吃退烧药。再加上刚才在天台被大风一阵猛吹,还十分作死的抽了根烟,黄少天只觉得每咽下的一口唾液,都像混藏着尖利的金属碎片一样刮痛。

  头昏脑涨间,想要挣扎着起身翻找退烧药,却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无力感,又是无力感!

  黄少天在心底暗暗唾骂着这股自己最厌恶的感官,病情的加重却使他渐渐失去了意识,昏睡过去。

 

tbc


06 Apr 2017
 
评论(22)
 
热度(481)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