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14~15

14

 

  你是战旗,是战鼓,无关胜败。

 

  周泽楷、江波涛、吕泊远。

  很显然蓝雨力求的稳妥并不是轮回所追求的,无解的枪王周泽楷、全明星选手江波涛和状态出色的吕泊远,加之一枪穿云无浪云山乱三个技能点满5000点的账号,轮回有理由大胆的放手一搏,以试图提前结束比赛。

 

  这一赌,看来还是博输了。

  喻文州相信于锋的实力,但现下局面却是本来作为个人赛保险阀的他现在一路被周泽楷以近身起手连续攻击,毫无爆发还手的机会。不是于锋不优秀,而是周泽楷太过出色,技能一个接着一个连续发出,甚至没有用到任何神枪手保持一定距离施展的枪体术技能。

  随着双方一波攻击结束,技能互换,于锋终于抓到了一个微小的机会,锋芒慧剑尝试接近一枪穿云发动技能。

  但很显然,这是于锋的机会,也是周泽楷的机会。

  周泽楷随局势变化改变了主意,操纵着一枪穿云与锋芒慧剑拉开距离,不再与于锋近身纠缠,终于开启了神枪手的距离优势,逐步压制着锋芒慧剑本就不占优势的血线。

  锋芒慧剑倒下,蓝雨个人赛唯一一道保险阀被这么“轻而易举”的摧毁。

  于锋坐在比赛席内,看着屏幕上明晃晃的“荣耀”两个大字一阵失神。

  他是全明星选手,是蓝雨这场至关重要比赛的一道开场保险,他本应该打出一场漂亮的完胜,激励自己的队友,给蓝雨拿下稳定而重要的一分。而在短短几分钟内,锋芒慧剑在各种方面都被压制着,于锋试图反击,尝试着翻转局面,却还是失败了。

  可怕的不是失败,而是这场失败看起来理所应当。

  于锋宁可相信选首席外一片死寂是因为自己暂时的耳鸣,而不是观众粉丝对这场比赛无声又无奈的赞扬。

 

  黄少天侧过头去看身旁的喻文州,他一言不发,脸上也没有什么焦急的神色,只是轻轻拍了拍即将上场选手的肩膀,然后微笑着告诉他,没关系,加油。

  第二顺的比赛位按于锋能够赢得比赛的原计划本就算是能赢更好,输掉也无关要局,所以才决定派出二线替补选手,把王牌和主力尽量留在擂台与团队赛。但现下的状况,这局比赛也变得至关重要,蓝雨离彻底失败的深渊只差仅仅最后两步。

  二线替补选手对上状态极佳的吕泊远和他技能点满5000的云山乱,又加之强大的心理压力,比赛的结果已然变得清晰明显——还是输了。

  距离刚刚才好言宽慰于锋才不久,喻文州又在一片场内的死寂中站起身强堆起笑容安慰一脸茫然下场的二线选手。他侧过身去,在众人看不见的方向悄然而迅速地揉了揉眉心。黄少天见状,先他一步起身环住了在身旁即将走上场的林枫。

  “枫仔,别紧张嘛,”黄少天嬉皮笑脸的冲他挑眉,“比完请你吃夜宵。”

  看着林枫明显没有像刚才那般僵硬的背影,喻文州微笑着冲黄少天点了点头以示感谢。

  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没有说话。他知道现在的局面是喻文州最不愿看到的,比起输掉整个比赛,他更担心的是自己的队员因此受到心灵上的打击。林枫作为二线选手,忽然成为了整场比赛至关重要成败一举的焦点,对手还是敌队劲旅的副队长,与之相比更为优秀的全明星选手,现下场内场外的每一束灼灼的目光都是一块沉重的大密度金属,压在林枫肩上,更实实在在的压在喻文州这个队长的心里。

  林枫打得很谨慎,未攻便先守,江波涛心思缜密,打得也很是小心,最终还是无浪理所应当的占了上风,一波猛烈攻击后林枫乱了阵脚,输掉了第三场比赛。

 

  比赛提前结束了,喻文州一直紧攥的双手,霎时间放松了下来。

  结束了。

 

15

 

  新闻发布会在赛后如期举行。

  “喻队,您是否觉得此次比赛失败的原因是您战术安排的问题?蓝雨一直以来是否风格太过保守?”对于这场天结束的比赛,显然记者们有太多问题想要问,全然不顾形象的略过客套,从第一个问题开始就很犀利直接。

  “是,这是我的失误,是我没有考虑周全。”喻文州毫不避讳地点头,也没有像往日输掉比赛那样说“我们很努力但对手更优秀”这样无关痛痒的客套话,只将责任大包大揽。

  “喻队,请问您是否觉得连续痛失三场个人赛也有您自身缺陷问题无法参加个人赛和挑战赛的原因?您对于队伍一直以来造成的损失与缺憾难道没有什么责任吗?!您一直不想办法弥补自己的缺陷难道是自私的为了延长职业生涯故意为之?”这位记者想必也是蓝雨一位相当偏激的粉丝,对于如此憋屈的输掉比赛一时间有些激动,言辞上也很犀利过激,就差逼喻文州退役不当这个队长了。

  喻文州对于如此过激而不讲道理的指责看起来却依旧没有丝毫火气,在桌下伸手按住了身旁企图张口反驳的黄少天,转头安抚性地望了望另一旁的郑轩,又扬起手臂冲想要跳过这个问题的新闻官摆了摆手,才理了理眼前的麦克风,慢悠悠开口。

  “你说的没有错,这的确是我的责任。一直以来因为我自身手速方面的缺憾都给蓝雨带来了或多或少的麻烦,我在这里和我的队员们说一声抱歉。我作为蓝雨这支队伍的一线主力,因为个人原因不能参加个人赛和挑战赛是导致这次比赛失败的原因之一。手速问题一直在想方设法提升,但同时作为蓝雨的队长,这是我们的队伍,我愿为它付出一切,可以说,我对蓝雨毫无保留。只是可惜如今看来才能智谋都有限,这次回去我们会想办法让蓝雨变得更好。我包揽此次失败的全责,合理的建议与指责全盘接受,但阴谋的揣测和恶意的中伤,恕我不能接纳。”喻文州顿了顿,对那位记者报以礼貌的微笑,“同时也感谢您能这么关心蓝雨。”

  作为队长,喻文州该说的也都说了,将责任大包大揽,记者自知没有热点再挖,纷纷把问题抛给了蓝雨的王牌选手黄少天。

  黄少天却一反常态,偏过头翻了个白眼,轻哼一声,“我什么都不想说。”

  热点刹那间被转移,记者们纷纷把已经打好的“蓝雨队长承担失全责”等诸如此类的大标题删去,重新打上关于黄少天心灰意冷至不愿发声的相关文字,并加粗加黑加叹号。

  “少天都什么也不想说了,我们还能想说什么呢?”

 

  夜色浓重得有些晕染不开。它和空气中厚重的湿气缠绵地纠葛在一起,像一块慢慢下坠的磁石,挂在胸口无从下手更脱离不下,使人呼吸困难心口沉闷。

  黑夜是包容的,它承载胜者闪耀的喜悦,也呵护败者失落的低愁。这一年天台的晚风依旧不小,轻飘飘的吹起耳际细软的发丝和身侧轻薄的衣角,一下一下地骚动裸露出的皮肤,泛起一片不易察觉的痒意。只是今晚缺了星辰,少了月亮,也输了冠军。

  黄少天走上前去,拆开手里刚买的烟磕出一根递给身旁的人:“要不要偶尔解解愁啊队长?”

  “这没有外人,还叫我队长?”喻文州笑着接过香烟夹在指尖,却丝毫没有要点燃的意思。

  黄少天见状耸了耸肩,只把自己手里的烟点燃了,小口小口的吞吐着烟雾。

  “让你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少天,是我的错......”喻文州偏过头去看他,朦胧的烟雾模糊了他的五官,却依旧捕捉到了黄少天眉梢眼角突然涌现出的不满。

  “你觉得我在记者会不想说话是在埋怨你没给我机会出场?你觉得我生气窝火只是因为输掉一场连努力都来不及的比赛?”黄少天把手中点燃的烟抽离嘴边,语速又快又急,“我更生气的是他们对你无端的指责!他们懂什么!你喻文州从来都不是蓝雨的短板,而是蓝雨最大的优势!”

  “你跟我还装什么呢!不要再笑了,我知道你作为队长压力有多大......”黄少天忽然有些着急地跺了跺脚,“别再那样笑了,再装我揍你!”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我......我作为兄弟为你抱不平而已。”似是察觉到了自己情绪的豁然激动,黄少天揉了揉鼻尖冷静下来,声音也慢慢变小,眼神飘忽躲闪着喻文州炽热而直接的目光。

  喻文州走近一步凑上前去捉住了他的手腕,“少天,那就不装了,你当我醉了吧......”

  然后微微低头吻住了他喋喋不休还在低声解释着什么的双唇。

 

  指尖燃烧着的烟掉到了地上,风卷起一片细小的烟灰,被吹得踪影无寻。

 

tbc


05 Apr 2017
 
评论(59)
 
热度(540)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