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13

13

忽梦少年事,无从返坠年少时。

 

  “他已经听到了!”喻文州妈妈歇斯底里的呼喊着夺门而出,揪出门后惴惴不安偷听的黄少天,“少天,你不能喜欢文州!叔叔阿姨对你这么好!你不知道感恩吗!”

  平日里眼白瞳色好看分明的双眼此刻布满鲜红的血丝,睁开到最大程度的瞪着黄少天,眼角几近撕裂,一颗颗圆滚的泪珠源源不断地从眼眶滑落。她双手紧紧地抓住黄少天瘦削的肩膀,指甲陷入进肉里,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她叫嚷着掐住了黄少天的脖子,“为什么别人的家庭也要拆散!”

  耳边是女人尖利而歇斯底里的呼喊,被掐住脖颈却丝毫没有阻碍呼吸的感觉,黄少天不知所措的转头,目光下意识地搜寻喻文州的踪影,在看到他面色苍白丝毫没有血色的脸后突然觉得一阵窒息。

  “黄少天!你不能喜欢喻文州!”

 

  被一阵急促的闹铃声惊醒,黄少天头脑有些昏沉,感官像被泡浸在粘稠污浊的浑水中,肩膀腰背一阵阵酸痛。用了大概五秒理清思绪,他深吸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额头,而后默不作声的翻出退烧药吃掉。

  发烧了,难怪会做那种噩梦。

  距十九岁生日的夏天,已经过了不少年,那天晚上黄少天实际上并没有勇气听完喻文州对母亲说出是否喜欢他的答案。在他吐露出确认或是否定的那个字之前,灰溜溜的跑回了房间,之后什么都没发生,夜晚依旧是普通的夜晚。

  那年生日的四个愿望,时至今日已然算是实现了三个。冠军也拿了,两方父母也算是过得还不错,至于他和喻文州还是朋友吗?黄少天自己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夺冠的那个夜晚,他甚至不敢去看相喻文州的眼睛,他知道他的双眼中有一江湍急的流水。江水炽热沸腾,他不敢也不能触及,只能站在高耸堤坝的安全线内遥望,他怕稍有触及就会被翻卷着深陷于水底,骨与肉都随之化为灰烬,浓烈也嵌入灵魂,再无剥离之法。

  之后便是心照不宣的度日如常。

  他有时候会觉得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日子是从他父母那里偷来的。他心怀不轨,他惴惴不安,他满心愧疚,但他也爱喻文州,他们并肩站在陡峭的崖壁边缘,脚下是一片黑暗而深不见底的黑洞。黄少天潇洒摆手,拍拍他的肩在心里告诉他,自己孑然一身没有顾虑而你有美好的家庭和未来你要及时止损,而后纵深坠入一片黑暗,大喊着一句喻文州听不到的我也爱你。

 

  黄少天看着手机上的日程表揉了揉鼻尖——第八赛季,决赛。

  客场的比赛已然不尽如人意,轮回全队技能点数的飞升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原本志在必得的比赛也只拿到了两分,想在今天的决赛塑造翻转实在不是一件易事。

  急忙赶到会议室的时候,蓝雨全员已经来齐,等待着他们的正副队。过了没多久,喻文州手捧着一本厚重的笔记本,脸色不是很好,但还是习惯性地带着令人感到宽慰的微笑。

  “个人赛,擂台赛,团队赛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都很重要。”喻文州没有像往常那样说几句活跃气氛的玩笑话作为开场,而是直入主题开始布置不久之后的比赛,“一场都不容马虎,毕竟没人会嫌冠军多是不是。”

  赌博,战术的安排对于现下来说更像是一场赌博,而非博弈。作为大将,两方都是实力近乎相当的好棋,喻文州这边的队伍在账号卡硬件上还带有劣势,他没有理由再在战术安排上剑走偏锋,所以选择了略为稳妥的出场——他赌周泽楷会守擂。

  这样一来,作为全明星选手的于锋自身和账号实力必然不凡,风格稳妥可靠,作为第一个出场至少保住了一局个人赛,同时又能鼓舞士气。而后依旧是作为蓝雨的当家王牌的黄少天守擂,与周泽楷这位实力卓越的守关大将做最后一搏,至少会有一半赢得比赛的几率,同时也有几率获得赢得最后团队利用主场优势苦战的机会。

  以5.5分的大比分落后于对手,并不能击退蓝雨这支队伍的朝气与战意。他们的眼中没有遗憾没有胆怯更没有怀疑,他们始终信任着喻文州,信任着这位虽然自身带有瑕疵却让人无条件放心依靠的队长。会议桌前的一队人都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带着一些令人为之诟病的小毛病小缺憾,但当他们集合在一起,蓝雨的缺陷不但没有随之加大,而是愈聚拢愈微小。

  这就是蓝雨这支队伍最大的魅力吧,众人纷纷暗自攥紧了拳头。

 

  一定要赢啊,也许就是蓝雨的第二个冠军。

 

Tbc


04 Apr 2017
 
评论(36)
 
热度(480)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