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12

有担当的男人最帅 嗯

12    

 

  萌然的爱意与眷恋,理性的破碎与革除。

 

  之后黄少天又在喻文州家里住了两天。总是让喻文州这个主人睡潮湿阴暗的客房,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又有点不想承认的心疼。几次三番撒娇磨喻母,说自己不介意的,让文州过来挤挤睡就好。喻文州妈妈只是笑笑说没关系,既然搬都搬了就别再费力换回去。

 

  而喻文州母亲话里话外见隐隐的尴尬和固执,实则另有原由。

  很早的时候,喻文州就认识到了自己性向的“非大众化”。倒不是因为喜欢上了周围哪个男生,只是因为意识到自己在情窦初开的年龄阶段从未有动心喜欢的女孩子,之后又经过一场朦胧模糊的梦境印证了也许自己并不喜欢女孩子的这个想法。

  喻文州这个人,看上去一脸和气,很好说话的样子,但从思想上对于认定的事也固执坚持得很,所以在确认自己性取向后,直接就和家里出柜了。毕竟这种事情,拖沓下去并不是万全之法,这样一来缓冲了未来和恋人间最大的阻碍,二来对父母也算是无所保留,让他们在更易接受的时候有个心理准备,也免得以后硬介绍什么姑娘再耽误别人的生活。

  闹也是闹了的,这种事情放在哪个家庭也不是可以一下子就接受。

  那是一个极其难熬的夜晚,喻文州看着母亲好看的双眼被泪水寖浸得红肿,从不碰烟草的父亲指尖的香烟默不作声地一根接着一根。他的心仿佛被连根拔起丢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塑料盒子里闷住,心疼压力和无奈四面八方的向他袭来,侵蚀空气,渗透进他每一方裸露的肌肤。可越是这样,喻文州愈是觉得这样做是正确的,时间的拖延并不能祛除亦、避免或是缓和这样的局面,只会带来更宽更深的伤口。

  “还有一件事想告诉爸爸妈妈,”深夜里客厅依旧灯火通明,在母亲隐隐的抽泣声中,喻文州开口,声音干涩而沙哑,“我要走电竞这条路。” 

  喻母踉踉跄跄地走过去抱住他,“文州,你想打游戏咱们可以好好说,为什么要骗爸爸妈妈你是同性恋来让我们接受你打职业赛呢......”温热的眼泪滴落在喻文州肩头,透过单薄白色衬衫的布料刺痛着他肩膀的皮肤。

  喻文州拍了拍母亲颤抖的背,摇了摇头,“这两件事都是真的,也是无法改变的。这就是我的决定,希望您和爸爸能理解我。” 

  固然残忍,却是十几岁的他能做得最大限度的担当。 

 

  蓝雨训练营在生活方面很是细致入微考虑周全,考虑到自家青少年队员正在长身体的事实,床垫都选用了偏硬,更有利于脊柱生长的那种类型。最后一晚睡喻文州软软的床,黄少天有些略微的不舍,闭着眼睛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半梦半醒之间,似是听到了门外隐隐的有争吵声,黄少天轻手轻脚地下床出去张望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喻文州睡的那间客房还开着灯,门敞开了不大不小的一条缝,黄少天刚好可以张望到里面的情况。

  “文州,游戏也让你去打了,另一个问题还是没办法改变吗?”是喻母的声音,透过门缝只能看到喻文州的背影。

  “妈,这个是变不了的。” 喻文州语气淡然,却暗暗攥紧了拳。

  “为什么啊文州!你那么乖!从来不让爸爸妈妈费心的!”喻母情绪突然有些激动,带着浓重的哭腔大声叫嚷,拍打着喻文州,“你听妈妈的话,想改就一定能改过来的......”

  喻文州摇了摇头,“妈,这个改不了。小声一点,少天还在睡觉,不要让他听到。”

  “所以,你喜欢的是少天吗?” 

  像是熊熊燃烧的火堆中一阵被风摇然吹起的火星,轻渺飘摇着却轰轰烈烈地把黄少天的心烫开了一个豁口,以至于心中他自己都从未察觉的岩浆也顺着伤口融融流出。

 

  原来是喜欢,但是看来不可以。

 

tbc   



03 Apr 2017
 
评论(36)
 
热度(515)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