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11

有点喜欢写少年时 希望不会看烦(?)


11

是因为靠得太近,才看不清一步的距离。

 

  喻文州的父亲也是个很温柔儒雅的人。完全没有给黄少天展示自身“矜持”、“内敛”的机会,聊天投其所好,一路上一直抛给黄少天他这个年龄阶段感兴趣的各种话题,气氛被炒的很热,旁边的喻文州只是无奈的笑,完全插不上话。

  家里的装修风格也和黄少天想象中的基本一致,简单古朴的中式风格,淡淡的木质调檀香味道和喻文州身上的一致,也算是找到了他身上这股好闻又特殊味道的来源。

  “这就是天天吧,总听文州提起你。”喻文州和妈妈长得更像一些,眉眼缱绻温柔,走过去拉住黄少天的手,摸了摸他的头“阿姨祝你生日快乐啊,谢谢你一直照顾文州,快洗手吃饭吧。”

  餐厅里一股家常料理的菜香,和浅淡的油烟味。砂锅里小火慢煲着不知名的汤,咕咕的气泡和阵阵香气悄声悄息地传递着自己的鲜美。看得出喻母是个很注重生活细节的人,不繁复又随处可见的精致摆件,卫生间的洗漱用具也都按家庭成员自己喜欢的颜色分为三套。黄少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眼圈发红,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又陌生,这些温暖细小的生活细节他也曾经拥有,也曾经被宠爱被无微不至的关怀,而现在这一切只让他愈发觉得自己只是个局外人,温暖和关怀只是须臾间的美好。

  “少天?我能进去吗?”门外响起轻轻的叩门声,黄少天打开门看到喻文州拿着一些东西站在门口冲他笑。

  “我妈特意给你买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具,”喻文州伸手把嫩黄色的毛巾、漱口杯、牙刷一一摆到自己那套淡蓝色的旁边,嘴角带着有些无奈又歉意的笑,“我妈这个人就是这样,因为你姓黄就固执的全都买了黄色,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黄少天默不作声,捧起水洗了把脸,拿过那条嫩黄色的毛巾捂住自己,声音闷闷的,“我很喜欢,谢谢叔叔阿姨,也谢谢你,文州。” 

  “确实很久没叫我文州了......”喻文州抚了抚黄少天略带颤抖的背,听着他声音里微小的哭腔隐隐的有些心疼,却没有拆穿,“快点出来吧,菜要凉了。”

 

  自从家里发生了变故,黄少天很久没有和家里人过生日。一起唱生日歌,许愿,吹蜡烛,切蛋糕......眼前的一切像黑暗中蜡烛萤萤的火光一半氤氲又旖旎,他想许一个最长的愿望,让这片烛火永恒的燃烧,他怕熄灭火光昏暗的蜡烛,打开明亮的日光灯发现一切只是空空房间里自己一场美好而遥不可及的幻象。

  “祝蓝雨能尽快拿到冠军,祝我和文州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祝文州的父母身体健康,也祝爸爸妈妈各自幸福......”灼灼火光下,黄少天双手合拢许下心里一个又一个愿望后,恋恋不舍的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

  不知运气是好还是不好,四个愿望,只有一个没能实现。

 

  对于房间的安排,黄少天隐隐的紧张又激动,害怕自己要和喻文州睡在一张床上,又对于自己紧张害怕的原因不求甚解。

  “天天,客房有些潮,你睡文州房间,让他自己在客房凑乎一晚吧。”黄少天没有注意到喻文州妈妈脸上带着些隐隐的尴尬,关注点全在“睡文州房间”这几个字上,心里惴惴地跳得厉害又不明缘由。

  喻文州的房间几乎和宿舍同一风格,黄少天把自己埋在喻文州的被子里,鼻息间全是喻文州身上的那股木质调味道。黑暗中他盯着喻文州挂在墙上的蓝雨全员合照出神,照片上两个人头挨着头凑得很近,笑得灿烂而无畏。

  “怎么还是觉得文州笑得更好看一些......”他被自己“不自恋”的想法吓了一跳,翻了个身手肘却不小心撞到了墙壁上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响。

  黄少天在黑暗中龇牙咧嘴地揉着自己被磕疼的那一块地方,突然听到墙壁对面“叩叩叩”三声轻响,他挠了挠头想到隔壁大概是客房的喻文州询问他是否有事,掏出手机给喻文州发了条“啊啊啊啊啊我没事!就是不小心磕到了,话说你怎么还没睡不会是我吵醒的吧,不好意思啊文州......晚安。”这样不太长的短信。

 

  “在想事情,没事就好,晚安少天。”

  晚安两个字仿佛一个催眠的咒术,黄少天窝在被子慢慢里睡着了。

 

tbc

 


02 Apr 2017
 
评论(30)
 
热度(485)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