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嗷呜一口咬下去

                      

  世间万物皆有所长,黄少天这个人,鼻子很灵。

  与其说是说嗅觉有多么多么敏锐,能闻见十里开外的桂花香,倒不如说他天生就有一种“鼻子灵”的特异功能——可以闻到别人闻不到的气味。

  黄少天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和别人与众不同还是小时候,从记事起,他就觉得妈妈身上淡淡花香的味道特别好闻。等稍稍长大了一些,会走会跑,就踮起脚跑到母亲的梳妆台前去找那瓶很好闻的香水,一瓶一瓶闻过去,都没能找到最为熟悉亲切的那个味道。小少天有些失落,又隐隐的有点抑制不住的小激动,男孩子嘛,从小都有超级英雄梦——也许他就是那个靠特殊嗅觉拯救全人类的大英雄呢?

  时过境迁,事实证明人类并不需要每天被拯救,黄少天特殊嗅觉的“特异功能”也随着年龄增长逐渐消失了。

 

  直到他遇见了那个巧克力味儿的少年。

  跟在魏琛身后走进蓝雨俱乐部的训练室,一阵甜香的巧克力味迎面扑鼻而来。黄少天有些好奇,他甚至一度怀疑蓝雨已经周到到了会给正在长身体的训练营队员准备零食以应对训练状态疲惫的地步。黄少天抻着脖子来回张望,都没有找到放零食的地方,倒是每台电脑桌前和他年龄差不太多的少年一个个都正襟危坐,认真严肃的训练态度实在让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再走神了。

  经过三四天严肃认真的排查与搜寻,黄少天很确定,他特殊嗅觉的特异功能又回来了。

  浑身散发着浓郁巧克力甜香的少年叫喻文文?不对......喻绉绉?也不对......叫喻文洲。

  其实是,喻文州。

 

  他们本就不是一类人,从性格爱好到荣耀的操作意识手法,完全没有没有可以作为朋友相交谈熟络的共同话题。一来,喻文州从吊车为到一战成名只用了三局翻盘,更有风言风语说是他的翻盘逼走了魏琛,黄少天不爽,躲还躲不及;二来,喻文州身上巧克力的味道太好闻啦,黄少天一凑近就觉得饿得慌,想咬。

  之后没过多久巧克力鱼就成为了他的队长,而且各方面来讲,都挺强的。通过朝夕相处,黄少天对他从人品到技术都从心存芥蒂避之不及,变得心服口拍手称赞。渐渐地,他也熟悉了那股巧克力甜香的味道,不会因为闻到就胃里空旷饿得发慌,但是想凑过去咬的欲望,始终怎么也无法消除。      

  一日晚上,黄少天和喻文州复盘到很晚,两个人从会议室一路并肩走回宿舍。月光很亮,从楼道侧面明亮的玻璃窗投射进来,把喻文州挺立俊朗的五官笼罩得旖旎而氤氲。黄少天侧过头去看他,对着他领口敞开那一块露出的皮肉移不开目光,鼻息间全是那个人好闻的巧克力味道。

 黄少天突然站定拉住身边的人,他深吸了一口气:“队长,我能咬一口尝尝吗?就一口......”他凑过去,嗷呜一口轻轻咬住了喻文州锁骨处的那一块皮肤,挺甜的,他又伸出舌头碰了碰,“队长,你挺甜的。”黄少天一脸认真。

 

  喻文州做了个梦,他走在一条小路上,路的前方看不到尽头。

  走了有一会,只觉得裤子被什么东西拽住,他低下头看到了脚边一只毛茸茸的小柯基正龇牙咧嘴地咬着他的裤脚。喻文州蹲下身,摸了摸小柯基的头,它倒是不认生,呜咽着汪了两声就扑到了喻文州的怀里。他抱起怀里的小家伙,站起身继续向前走,忽然觉得像是被怀里的柯基咬了一口,喻文州刚想摸摸脖颈那一块有没有被小家伙的尖牙咬破,就从梦里醒了过来。

    在一片刺眼的阳光中喻文州慢慢睁开眼,过了一会,双眼逐渐适应了光亮,他略微低了低头就看到了黄少天窝在他颈间熟睡的脸。仿佛察觉到了动静,黄少天又扎到喻文州怀里使劲蹭了蹭,又咬了一口锁骨一侧的皮肉才恋恋不舍得睁开眼。

  刚睡醒时黄少天会有一小段时间的“神经迟疑阶段”,睁着一双睡衣惺忪的眼睛一脸不解的盯着眼前的人,嘴里还延续着梦里未说完的梦话。

  “唔......队长挺甜的,好吃......”

  “没你甜。”喻文州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嘴角,“早啊少天。”

 

fin

  

                              

                                               

31 Mar 2017
 
评论(40)
 
热度(743)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