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09

先跑39米...

09

 

  分明不是对手,一起做美梦,一起熬苦痛。不该互相残忍,流浪却成为尽头。

 

  输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要像习惯训练那般习惯输掉比赛,是每个职业选手都要具备的职业素养。要赢得起,更要输得起,所有人都深知这一点。渴望胜利的心,对于每一个选手来说都是均等的。

  蓝雨整个队伍不是没有胜负欲,也不是心大转眼间就能将失败带来的负面情绪抛之脑后。只是失败这件事在各种方面上,于他们来讲更具有一层推进的意味,非但不馁,反而给他们注入了更多对于胜利的渴望和勇气。

  考虑到照顾输掉比赛一方队伍的心情,王杰希很周到的把赛后饭局定在了包间有ktv服务的饭店,企图活跃气氛,让这顿饭的氛围活跃一些,不那么死气沉沉。事实证明,王杰希有点想多了,划过app里的点歌单,一排的《真心英雄》、《精忠报国》、《爱拼才会赢》等等诸如此类的曲目皆是出自蓝雨众队员之手。

  按照国际惯例,微草的队长和蓝雨正副队三人勾肩搭背的演唱了一首《爱莫能助》算是把气氛成功地推向了高潮。微草的队员们仿佛得到了自家队长最直截了当的精神鼓舞,也开始纷纷活跃起来。

  “苏!队长唱粤语歌也这么好听!队长太棒了!”微草队员纷纷肃然起敬,鼓掌起立打call。

  “王队粤语不标准!黄少刚刚那句抢拍了吧,队长还可以的,就是在黄少那只‘脱兔’旁边称得有些放不开。”蓝雨众人跃跃欲试。

  经过两方队员一致的精诚合作,最终也只扣下了一个队长给他们强制伴唱。王杰希是自己队员不舍得碰,缺失了一半火力的情况下大摇大摆的突破重围。黄少天则是作为重点火力目标,起先装作妥协,而后在别人企图再拉喻文州或者方士谦下水时偷偷溜走。

 

  被缠了好一会,喻文州才有机会将将脱身。从酒店后门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黄少天正在一片吞云吐雾间和王杰希聊天。酒店在各种方位布置的霓虹灯,把夜晚浸染得一片斑斓。那片斑斓的光亮偶尔投射在黄少天的侧脸上,混着吐出的狭长烟雾,把他本就立体的五官映衬得愈加虚迷。

  至少在他的认知里,黄少天并没有多么迷恋烟草味道麻痹神经的那种感觉。只是作为偶尔疲惫至极和需要帮他及时理清思路的一种介质,烟雾反而能帮助他将一些事情看得更清透些。如果烟草不是作为给他一次一次判决“死刑”的先导书,喻文州还是会觉得他抽烟的样子迷人极了。

  他爱阳光热烈的他,相处久之,也使自己沾染了他的温暖热烈;也爱冷静蛰伏的他,像一剂浓郁的迷迭香,使自己抽离不得,得到他直冲胸口的“一击必杀”。

  喻文州一步步向前走,冷静理智随着距离的缩短一点一点消失殆尽,抛下一切拥抱他布满荆棘的天罗地网。

 

  “不可能。王杰希,你知道的,我是个直男。”他听到黄少天这么说,“不要再发疯了。”

  分明还未来得及拥抱他,却已然被刺痛,喻文州又向前走进了一步,荆棘的利刃刺破皮肤,恍然间,他闻到了自己胸口鲜血锈迹的味道。

  黄少天说,他是直男,他说,不要再发疯了。

  喻文州像被一双手推搡着坠入冰河,霎时间清醒了过来。

 

  “他走了吗?”黄少天没有回头,吐出一口烟雾,顺手把手里的香烟摁在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撵灭。

  “走了,你这是何必呢?明明......”王杰希看着烟灰缸里熄灭的一大截香烟欲言又止,没有说明。

  “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喜欢就够了,要知道有些东西并不是有爱就能战胜一切的。”黄少天抬起手随意的理了理头发,表情淡然,像在谈及一段旁人的故事,“我没人管,我怎么疯怎么野都无所谓。他喻文州不一样,他有父母,他退役了有直接进入联盟工作的仕途。我也许是喜欢他吧,那就更不能毁了他。”

 

  不要再发疯了,其实是黄少天对自己说的。

 

TBC


29 Mar 2017
 
评论(32)
 
热度(590)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