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07

是糖

07

 

  不了解的他的人,只觉他满身少年气。所有人爱他的明亮,爱他像阳光。我只是庆幸,他的夜色和极尽之处的可爱,不会有人见过。

 

  黄少天还是有些隐隐的气结,一整个下午都有些没精打采,眼神时不时地飘向窗外。喻文州看在眼里,心下大概对与他没有精神的原因知道个七七八八。看着他耷拉着的头,毛茸茸的发丝蓬松在脑后,沮丧的情绪从发间和身周不断溢出,喻文州轻笑了一下,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没精打采的?”下午训练结束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回房间,黄少天有气无力的倚在门框上等着拿钥匙的喻文州开门。看身旁人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实在有些可爱,喻文州盯着他头顶的发旋笑着问他,手下却只是把钥匙插着迟迟没有拧开。

  “你手有这么慢吗?”黄少天依旧是有气无力的哼哼,“快开门,再不吹空调我要枯萎了!”

  “放心天哥,”他逗他的时候总是喜欢叫他天哥,喻文州哈哈两声拧门锁打开了房间门,“狗尾草是不会枯萎的。”

  黄少天撇了他一眼,意料之外的没有像往常那样反驳一长串,只是蔫蔫的竖了个中指,十分夸张的跌跌撞撞跑到房间去。一路跑到书桌前想要拿抽屉里的空调遥控器,拉开左边的抽屉,黄少天的手顿了一下,一颗青绿色边缘带着细小绒毛的果子从里边滚出,碰上了他的指尖。

  “这不是公桃树上的那个桃子吗?怎么跑到我抽屉里来了?”黄少天把青涩的果子拿出来仔细打量,“田螺姑娘来过了吗?”

  “如果我叫喻田螺的话......”喻文州不紧不慢的换了鞋走进来,顺便伸手拿了抽屉里的遥控器,打开了空调的冷风,“今天正好看到食堂大妈把果子摘下来逗孙子玩,我就去外边买了两斤油桃和大妈换了这个。”

  “傻吗你!不如直接送我两斤油桃吃!”黄少天口是心非的说喻田螺傻,手里却攥着果子嘿嘿嘿的不肯撒手。

  “满足我们天哥一个小小的愿望,不要太感动。”说罢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后脑勺,就转身走到卫生间洗手去了。

  攥着果子的黄少天站在原地,怀疑空调被喻文州错开成暖风了,不然怎么心里只觉得暖暖的呢?

 

  想到这里,黑暗中黄少天不由得有点莫名的害羞——能交到文州这样的朋友真的是太好啦。他又翻了个身,冲着喻文州床的方向做了个晚安的口型。可是和这么好的朋友只说晚安,怎么够呢? 

  “晚安文州,晚安我的队长。少天和你明天见,少天和你天天见!嘿嘿嘿...”黄少天闭上双眼,慢慢睡着了。

 

  曾经刚刚接触的时候,喻文州认为,黄少天一定是个生活非常幸福,被家里从小溺爱到大的孩子。因为他实在太有感染力太过耀眼,可事实上喻文州只猜对了一半。八岁之前,黄少天的确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他有疼爱他的父母家人。他和家人的相处方式极为轻松愉快,也就造就了他现在阳光外向的性格。可惜家庭突遭变故,父母离异后各自成家,虽然依旧对黄少天还算不错,但事出种种,前后落差过大,让他觉得自己才是那个被抛弃的人。这也就是一个正该上学的15岁的孩子,就这么顺畅无阻的加入了在当时并不靠谱的电竞行业的原因之一。不过这些事都不是黄少天亲口说的,他那么好像自尊心又很重,喻文州从来没和他表露过自己知道他家里的事。只是事里事外多给了黄少天一份关怀,他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出于同情还是由于别的什么情感。

 

  喻文州总是会想起刚加黄少天好友时,他那让喻文州心里暗暗吐槽其为“非主流”的个性签名。

 

  “世间皆过客。”

  之后想想,也不无道理。

 

TBC


27 Mar 2017
 
评论(25)
 
热度(564)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