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06


06

 

  诗到碧霄,你是草木万物的恩典。

 

  遮光帘的质量很好,屋里漆黑一片,黄少天侧身盯着对床安睡的喻文州出神。

  明天就是他们第一场比赛,黄少天脑子里乱哄哄的。这和考试不同,虽然他已经好久没上课考试了,但曾经每次考前紧张的心情还都记得很清楚。考试之前脑子里也是乱糟糟的,也会紧张到睡不着,睡不着的时候他就会在脑子里一遍一遍回忆明天要考的古诗,要背的化学方程式物理公式,背着背着就睡着了。

  黄少天紧闭了一下双眼,打算用曾经应对考试前夜的方法应对现下这个激动紧张的夜晚。

  文州说,遇到微草王杰希那样的魔术师打法不能慌,要快速分析局势抓住机会,千万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文州说,要控制自己的进攻速度和游离状态,不能与整体队伍过于脱离。

  文州说,喂猫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别和愣头青似的,职业选手要懂得爱护自己的手。 

  文州说,你新染的这个浅棕色的发色蛮好看的,就是味道有点大,对身体不好。

  文州说,食堂周一的白斩鸡好吃,就是卖的太快了,每次训练太晚抢不到。

  .......

  黑暗中黄少天的脸突然腾的红了起来,他翻了个身,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怎么想着想着战术就跑题了呢?”空调的温度调的不算低,露在外面的鼻尖还是有些凉凉的,他用手捏了捏自己冰凉的鼻尖,突然笑了出来。  

 

  他想起了前不久的一件小事。

  蓝雨楼下有一棵歪脖子桃树,歪歪扭扭的弯得厉害。每年开浅粉色的桃花,当初魏琛找人种的时候,说是要改善蓝雨的风水,能招几个女队员什么的。一种两年了,看来风水大师是个冒牌的,种了也没能招进女队员。而且这棵树还从来不结果,每年春天开一树花敷衍了事,到了秋天就没了下文。黄少天眼巴巴的等着吃桃子,没等到就跑去问喻文州,因为他觉得喻文州长得是这个队伍最有文化的样子。

  “喻文州,你说魏老大是不是买的公桃树?怎么只开花不结果呢?”

  操作者手里术士训练跳跃的喻文州突然手下以顿,没控制好,术士摔下了悬崖,“能不能说得文雅点,你的生物是魏队教的?”他没有转过身去看黄少天,只是操作着又重新开始了一盘训练,“果树分雄株雌株,可能这棵是雄株。不结果也有可能是因为花器发育不全,不过桃树从种到结至少要经过三四年,这不才一年多吗,等着吧。”

  “哦......”被喻文州讽刺了一顿黄少天心情有些不爽,嘟嘟囔囔的背着手走了“那等结了果我拍给你看,毕竟你可能下个月就不在了呢。”

  喻文州手里操纵的术士又是一个踉跄,从和刚才相同的地方掉了下去。

  转眼过了一年,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关系已然缓和了不少。每天一起吃饭睡觉训练,说是无话不说也不为过。

  “文州,告诉你一个秘密。”一日训练后,两人去食堂的路上经过那棵弯道歪脖的桃树时黄少天神神秘秘的拽住了喻文州,“我刚才看到桃树特别隐蔽的地方结了果子......诶诶诶你别看!被别人发现了怎么办!”

 “结果?这才几月就结果?”喻文州皱了皱眉,看他神神秘秘紧张兮兮的样子又觉得好笑,“训练太久眼花了?”

  “真的有真的有!”黄少天急的跺脚,又不能大声喊,“哼,你不信到时候我摘下来是不会分给你一半的!”

  喻文州耸了耸肩。

  之后的一连几日,黄少天像做贼一样盯着那棵桃树树冠里藏着的青果子,生怕被人发现请先一步摘了去。最后终究还是没能盯住——几天后的一个中午,黄少天习惯性的再找时,果子已经被摘走了。

  失去与得到,他从来看得都不是很重,只是想起之前和喻文州炫耀时说过的话,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其实,是想分你一半的呀。

 

tbc


26 Mar 2017
 
评论(45)
 
热度(577)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