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一步知遥 05

05

 

  夜月星移,灵魂也停靠在石阶想你。

 

  近几日南方终于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回潮天。

  一早起床,喻文州刚要开窗,指尖便触碰到了铝合金窗框上粘腻潮湿的水珠,他略微皱了皱眉,打开了屋里的除湿机。床头柜上的干花是每年黄少天惯例送来的“回潮天”福利,最早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有,现在发展到战队没人床头各一束。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的时候,他正坐在食堂门口的石阶上喂猫。

  “十个橘猫八个胖,”黄少天拍了拍身边橘猫圆滚滚的头,嘴里嘟囔着,“还有一个压塌炕......”

  “还有一个赛大象嘿赛大象......诶,队长来吃早餐啦!”黄少天不经意间的抬头瞥见了喻文州的身影,便冲着他挥了挥手,右手还举着橘猫吃到一半的半根火腿肠,惹得橘猫抬起前爪试图去扒他的手,“我和张妈说给你留皮蛋粥。”

  橘猫拽住了黄少天衣服侧边的一块布料,引得他侧头去看,“哦?想让爸爸抱了?早说啊你。”他一把抱起橘猫起身塞到了喻文州的怀里。

  喻文州抱住猫掂了掂,“又胖了,少天你喂得太过了。”他并没有纠正黄少天给他和猫之间强加的辈分,只是转手把猫又塞回了黄少天怀里,抬手作势去捏他的脸。

  黄少天下意识的躲开了,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他低头盯着怀里的猫,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去吃早餐啦,一会去训练室之前记得洗手。”喻文州挥了挥手,向食堂里边走去。

 

  从刚来到训练营开始,黄少天已经在食堂门口喂过无数只猫。

  野猫嘛,到处都有,毛发灰涩,脚步轻盈眼神戒备间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或喜或悲的故事。

  “我觉得刚才你那一招银光落刃开的太早了......”一日训练结束,喻文州和黄少天相约一起去食堂吃饭,那个时候两个人的作战风格不太对路,还在磨合中,二人便是尽可能的挤尽一切时间讨论战术。

  “嘘!文州,你看你看!”黄少天突然拽住了喻文州的胳膊,指着不远处食堂门口的角落里小声惊叫,声音里藏着抑制不住的喜悦和激动,“猫!那是不是只黑猫!”

  喻文州本是想吐槽几句“多大人了,没见过猫吗”之类的话,看到黄少天双眼光芒闪烁的样子,到嘴边的话也就咽了回去。

  人不惧猫,猫也不怕人。那只略显瘦弱的黑猫弓着背,满脸警惕的盯着他。黄少天不太知道怎么与野猫相处的样子,想摸摸它又有些不敢上前,一时间一人一猫僵持不下。最后还是喻文州看不过去,跑进食堂买了根烤肠,将野猫一举“制服”。

  之后黄少天和这只黑猫相处的都不太融洽,其间还被猫挠伤过一次,被队医摁着打了一针疫苗。虽然给它铺了窝买了猫砂喷每天按时喂食的人是黄少天,但显然这只猫喜欢喻文州多一些,喜欢蹭着他让喻文州给它挠肚皮。

  “世态炎凉啊,什么世道......”黄少天时常为此有些吃味眼热,“喻文州你就这么有母性光环吗?”

 

  之后的某一天,那只猫突然就不再出现了,一连几日都不见踪影。

  喻文州以为黄少天会因为这件事难过几天,哪知他只是耸了耸肩,“人嘛猫嘛都一样的,要是本性就不安分,是不会因为谁对它好,就收起野性的。”

  没过多久,食堂门口又来了别的猫,他们有的与黄少天相处得好,有的依旧和他脾气犯冲,但这都不妨碍他对它们好。他依旧搭窝、换猫砂、每天喂食,也许黄少天也在等吧,可是最初的那只黑猫便真是一次都没再回来过。

 

  喻文州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慢慢的吹着还滚烫的皮蛋粥,偏过视线便可以看到黄少天坐在台阶上逗猫的身影。他想起很多年起黄少天说的那句话,反复思索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说猫还是在说自己,也许都有吧。

 

Tbc

    

  


25 Mar 2017
 
评论(30)
 
热度(552)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