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洋甘菊的夏天

哦?听说我们是yhsq?

师生年下注意

祝我的宝考试加油~


 洋甘菊的夏天


黄少天觉得他的学生喜欢他。

刚从师范大学毕业仅一年的黄少天,从实习伊始就颇受学生们的欢迎。

男生们既把他当朋友,关键时刻对他又颇为忌惮;青春期的女生们则时常会对这位风趣幽默的老师心动,主要是什么呢,黄少天实在是长得很帅。

 

对于如何积极引导青春期女生朦胧的好感,黄少天早在大学的教育心理学课本上学了个通透,但最近让他非常苦恼的是,他发现班里有个男生可能喜欢他。

是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那是个暑意未退的初秋,他遇见他的时候,风里都是洋甘菊痒痒的青涩气息。

高一三班是黄少天实习期过后正式接管的第一个班级。

原定班主任突得公派深造的机会,班主任的位置就落在了黄少天这个实习期刚过的黄毛小子身上。

 

“老师您好,我是高一三班的班长喻文州。”

眼前这个男生年纪不大,看着却颇为沉稳,漆黑的眸子闪闪发亮,举手投足间教养很好的样子。

有了喻文州这个可靠的好帮手,黄少天对于教育事业的旅途总算是平稳启程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高一三班也变成了高二三班,喻文州这个班长除了要求每周雷打不动的和班主任约谈一小时,美名其曰“深入了解班级状况”,倒是与其他班班长也没什么不同。

 

每每透过办公室的窗子看到篮球场上跳跃奔跑的年轻身影,黄少天都控制不住自己想摸篮球的麒麟臂。

“呦呦黄少又来了!”黄少天的学生在课后都喜欢这么称呼他,“快快来一局!”

“小屁孩们!等着接受你们师父的洗礼吧!”

黄少天像豹子一样灵活的穿梭在场上,打着打着却发现哪里不太对劲——喻文州这个学生,实在太喜欢给他喂球了。

虽说是随便打打,单按站位来看他和喻文州都是前锋,但喻文州只要接到球必传给黄少天,就算是一抬手就能投进的距离,他都要传给黄少天进球。

“班长也太能讨好黄少了吧!”体育课后黄少天请热坏的小子喝饮料,其中一个大声嚷嚷开玩笑活跃气氛,“这喂球也太明显了!”

“啊,这么明显吗?”喻文州闻声一愣,作势要拧开瓶盖的手顿了顿,他发丝潮湿的贴在白皙的额头上,目光却如平静的潭水,他深深望向黄少天,“确实……算是在讨好吧。”

视线相对,大概只有一两秒。

 

那个短暂的对视开始让黄少天在深夜里失眠,虽然有好好藏在他幽黑的眸子里,却还是十分明显,那个目光的意味饱含着最为浓烈的情绪——是年少青春的喜欢。

作为20几年一直把肤白大眼黑长直萌妹当做理想型的钢铁直男,黄少天这回彻底懵了,因为无论怎么回想,确实是有许多细节都十分不对劲。

不知道是营养太好还是怎么的,才快高三的喻文州就已经高出黄少天一个头皮了,就因为差这么一个头皮,所有高处的东西,只要喻文州在,就能不出三秒内递到他手上。

可能是知道黄少天有点鼻炎,每到他的课之前,喻文州都会用水把黑板过一遍,擦去前几节课浮在黑板上的粉笔灰尘。

每天早上放在一摞作业本上的巧克力糖,教师节无数康乃馨中一枝独秀的红玫瑰配洋甘菊,每逢黄少天监考必然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太多太多的细节让黄少天不敢细想,“这小子别他娘的是喜欢我吧!”

这下他彻底是睡不着了。

 

黄少天从来都没觉得LGBT和他的性向算是什么不同的群体,人与人相爱都是一段被牵连着透明红线诗情画意。诗句里可以描述着任何难以抹开的爱意,画里的樱花树下可以是任何相拥的情深意切。

真正让他烦恼的,不是关于性向的引导,而是黄少天觉得,对于这段他从未涉及过的青涩情愫的范畴,排解的方向若是处理不好,或许很容易伤害到他敏感细腻的学生。

 

所以就只是学生啊……

喻文州确实喜欢一个人很久了,他也知道黄少天有着作为教师最基本的职业素养,对他并没有除去良师益友之外任何的越界情感。

但是他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啊,喻文州只是在默默地照顾自己喜欢的人,这株名为喜欢的洋甘菊顽强的长在世俗伦理的悬崖峭壁间,贯彻着它名为“苦难中的力量”的花语。

从前他觉得爱一个人很难,也许需要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和刚好出现的人,遇见黄少天他开始觉得喜欢其实那么简单,就只是一个平凡的清晨,他不经意间瞥到了他穿着白衬衣的身影,和他被风微微吹起的发梢。时间地点都不重要,气氛也不需要几分烘托,只要是他,喜欢就开始生根发芽,一切都温柔起来。

 

黄少天确实是个聪明人,也是位称职的教师。

喻文州开始感受到他积极的引导,他刚好的尺度和他不越界的排解与关心。

“那你忙你的吧,”他默默想,“反正又不会放弃你,我也很快就长大了。”

喻文州开始把这些情愫都藏在高三学业的压力中,也只有在课堂上和黄少天对视时暗暗感叹自己喜欢的人真可爱时才会毫无警惕地悄悄翘起喜欢的尾巴。

 

那是一次临考模拟后,喻文州又留到最后帮黄少天收卷子。

“你可以提前回家多休息会,”黄少天略微放松了警惕,一边整理卷子一边和喻文州闲聊,“不用每次都等到帮老师收卷子的。”

“老师以为为什么我最后一个走?”喻文州倚在第一排的课桌旁盯着黄少天的耳尖看。

“糟糕!”黄少天心里一空,抬头就对上了喻文州温柔的视线,心里咚咚打鼓,“完了完了,估计马上就要说什么‘我就是想多看你一会儿’啊,‘我就是想多陪你一会儿’啊这样的话了!黄少天你教师失格!”

“我就是……”喻文州双肘搭在讲台上,凑近黄少天,“我就是,写字太慢,最后才能将将写完而已。”

“老师以为是什么呢?难道是因为喜欢你吗?”

“不不不,你是我最得意的小助手,愿我们的师生情……”

“是啊,就是因为喜欢你,除了考试留到最后这个以外,你感受到的所有其他细节都是真的。”

“是因为喜欢你。永远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自此以后,喻文州不知道打通了什么任督二脉,开始彻底改变了打法。

“咳……文州同学早啊啊哈哈哈,”黄少天翻着白眼费力咽下没来得及细细嚼碎的鸡蛋黄,“收作业辛苦了。”

“不辛苦,”喻文州放下作业本,动作自然,“因为喜欢你啊。”

“麻烦班长去教务处领一下咱们班的准考证吧!”黄少天小心翼翼改变称呼。

“不麻烦,因为喜欢你啊。”

“谢谢咱们班几个帮老师填教学质量评价的同学啊。”

“不谢,”他看见喻文州冲他做口型,“因为喜欢你啊。”

 

高考将近,班主任开始依顺序和每个学生面谈,黄少天真心实意的开始发愁喻文州的问题。面谈一般都是聊聊理想谈谈成绩松松心态之类的话,可他们这个班长喻文州,学习次次不出年级前三,他更是连“某些情绪不要影响学习”这样最正常的话都说不出。

“我知道时机并不合适,”喻文州点头,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但我还是孩子,定力不足,看见你就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牛批牛批,黄少天心里鼓掌,这个老师不如您来当。

 

高考最后一天,窗外倾盆大雨,黄少天这是第一年来送考,心里不免也跟着考场里的学生一起紧张又兴奋。看着一张张严肃认真的面孔带着自信的笑容款款走出考场,黄少天的跟着紧张的心也像是被急雨打湿了的沙滩,慢慢清凉沉静下来。

喻文州果然没骗他,每次留到最后一个走确实是因为写字慢,名单上的学生一个个都签离,唯独学号0205的喻文州名字后留下了一个空白的长条。

 

铃声响起,喻文州从走廊的另一端慢慢向他走来。

“辛苦啦!”黄少天像对每个学生那样拍了拍他的肩膀。

喻文州一言不发的结果他手里的第名单,在0205后边那条空白处一笔一划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现在开始我们不再是师生关系了,”喻文州抬起头和他对视,“我无权掌控你的人生,但在无形之中,你已经决定了我必然追随你的命运。”

“所以,我可以开始叫你少天吗?”

“也可以开始追你吗?”

 

END


15 Apr 2018
 
评论(62)
 
热度(1141)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