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 三分

祝天的鱼生日快乐成年快乐,也祝我们菠 @除了超龄一无所有 生日快乐❤

1

冬天和二月,是段宿命。

北方冬季夜晚的风像一把把锋利的长刃,吹在人身上,透过厚重的布料留下强烈而绵延的痛感。

德系车以安全性能为重,车门紧闭,喻文州把暖风开到最大,车内温度如春。时间已经半只脚迈进深夜,想是正值上班族放松的周六,来往的车流分毫不减,繁华路段还残留着三分拥堵。饶是喻文州都有些烦躁,他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击了几下,还是打开了车载音响。

波段停留在音乐节目,像是在转播着哪个电视台的音乐类综艺。

 

“他是顶着烈日而来的阳光少年,也是大海深处神秘的精灵,”综艺节目的措辞总是夸张到让人起鸡皮疙瘩,“如果评判人长相可以打分,我觉得可以给十分,但是台下的各位粉丝肯定觉得十分还不够……”

“这又是捧哪位流量小生,”喻文州默默腹诽,作势调频,打算听完名字就换台,“吹太过了……”

“他常常因为外形而被人忽略了实力,让很多人忘记了他其实是个歌手,”主持人语调上扬,透过电波都能想象出电视里红光满面兴致盎然的样子。

“他就是歌手,黄少天!”

喻文州的手停在了半空,鸡皮疙瘩又起了一层。

这次不是被酸的,因为他最深切的知道,再美好的词句都配不上那个名字。

他的黄少天。

曾经属于他的,黄少天。

 

2

他和黄少天就是在这样一个二月的冬夜里分手的。

毕业后喻文州就放弃了音乐,和朋友合资搞了个小型公司,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他们的出租屋不大,却时常显得很空旷,只不过从前是因为两个人分秒都挤在一起,现在是至少会有一个人经常来不及回家。

黄少天签约的经纪公司很小,整个公司也每没个能捧出名堂的艺人,他白天练习录音,晚上打工,常常在等外卖的功夫眯会眼就算是睡过了。

喻文州则更惨一些,整个人几乎是泡在了公司里,回家折返的时间都不想浪费须臾。

 

分开的那天,喻文州已经整整一周没能回家,也整整一周没能和黄少天说上一句话。

门刚打开了一半就被什么东西堵住,喻文州加大力度推了推门,门后的重物似是带着滚轮,并没费太大力气就被推开。

他忙不迭走进屋,门后赫然是两个巨大的行李箱。

黄少天穿戴整齐,和衣陷在沙发里睡熟了,胳膊耷拉着,手里攥着的手机还停留在联系人界面。

那是喻文州的手机号,备注是爱吃鱼,显然是在纠结要不要打给他的过程中不小心睡熟了。

 

“你回来啦!”

黄少天从睡梦中醒来,他的眼睛很透很亮,闪着属于他独特的光,丝毫没有睡衣惺忪时的样子。他坐起身,稍微理了理衣角,在再三思考措辞中挠了挠头。

“是不是想说分手?”喻文州十分平静地回望他,眼神中没有任何起伏波澜,眼角眉梢却抹着挥散不开的疲惫。

“我们公司倒闭了,”黄少天苦笑,红了一圈的眼角虽然是因为那句冰冷的“分手”,话语中却还是十分不自然地错开了那个话题。

“但是韩国最大的娱乐公司有意向签我。”

“那就……祝你成功吧。”喻文州抬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发丝,指尖缠绵又依恋。

黄少天罕见的没有讲话,只是偏过头吻了吻喻文州的手腕。

 

他始终没有回答那句分手,甚至没有一句道别的话语,行李箱滚轮与地面的摩擦和特意放轻力度关上防盗门的声响成了离别中最冷漠淡然的泪眼婆娑。

喻文州终是红了眼眶,嘴唇摩挲在手腕上,他刚刚吻过的地方像蕴藏了气味郁美的剧毒,让人层层深陷、迷恋、难以自拔。

 

深爱才是打败爱情最强劲的利器吧,他们都现在了自以为为对方好的沼泽中,污泥没过头顶,爱情窒息而亡。

 


3

夏天和八月,是段魔咒。

他们在火热的夏日里相遇,喻文州缓步向他走来,成为烈日下唯一一丝沁人心脾的清凉。

“同学,办手机卡了吗?”

这个开场太俗气了,黄少天不满意的咂嘴。

“没办,你带我去吧!”咂嘴的人也不免重落俗套。

他冲喻文州露出训练有素的笑容,当过几年练习生的他最熟知什么笑容什么角度最灿烂最迷人。

那时他还不知道,喻文州也是刚把行李搬上楼准备办手机卡的大一新生。带别的新生办卡?不存在的。

 

他早已忘记了两个人是在什么时候确定了在一起,却永远忘不了是什么坚定了要爱喻文州。

那时喻文州主演了学校里的一场话剧,本身剧里的台词是说给站在他身后的女主。

“这雨水一阵阵打梧桐叶凋落,一点点滴人心碎。吉凶此去还未卜,就让我带你走吧,带你奔途,和我流浪。”

上过台的人都知道,就着台上刺眼的光芒根本无法看清漆黑一片的台下,但黄少天十分确信了然,喻文州这台词,一定是是说给他听的。

喻文州穿着民国时期文绉绉的布褂长袍,随着表演缓缓向台下伸出手,一束月白色的追光打在他身上,发丝眉梢都沾上了儒雅而让人心动的浅色。

“两下孤独,此去前途路促。仅此你我,独孤两人,两下孤独。”

 

“我也爱你。”黄少天坐在第一排,捎着笑意轻轻吐字。

 

 

爱情不就是互相下了终身难解的魔咒?

黄少天唱了一首很热烈欢快的歌,把现场气氛带到了最高潮,只是听着都能想象到他在画面中活跃的样子。

他一定穿了一件黑色带柳钉的皮夹克,破洞的裤子,一双新品中最普通的鞋子,被他带上荧幕也必将引起一场潮流风波。

喻文州伸手松了松领带,又关掉了车载空调源源不断输送的暖风——他的男孩太过温暖热烈,只是听着他蜜糖般的嗓音都觉得暖意融融,虽然不是他一个人的太阳,却至少转到了暂且还可以照耀到他的地方。

你还是趁我不注意下了蜜糖味让人难以察觉并甘之如饴的魔咒吧?喻文州默想,不然为什么一过几年,我还是如此深切地爱你。

 

喻文州擦着刚刚洗过的头发,眼睛盯着电视屏幕,这首歌的回放算上在车上,今晚已经听了整整54遍。

视频接近尾声,观众还沉浸在被音乐的快乐所感染的余韵中,他们站起身,大幅度地挥动着手臂,嘴里大声交替喊着“黄少”和“男神”两个词。

喻文州内心泛起一阵莫名其妙的酸意:呵,男神么?曾经是被我搂在怀里的。

 

手机叮叮当当的响了几下,喻文州抓过手机,划开屏幕。微信发件人,是曾经学娱乐管理,听说现在正给某位炙手可热的鲜肉当经纪人的大学同学楚云秀。

“看SINGER了吗?”

“主持人给黄少天打十分。”

“作为旧情人,我好奇你打几分?”

“和沐橙打赌了,速回!”

喻文州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慌不忙的打下两个字,显然没把带有嘲讽意味的“速回”两个字放在眼里。

“三分。”

楚云秀那边显然是一直在等,消息回的很快。

“靠,我们俩都没猜对。”

“才三分?喻文州你认真的吗?不能因为是前男友就带着恨意打分啊。”

 

“三分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挥手/”

 

“你们俩真的分过手吗?”楚云秀一边给黄少天递过矿泉水,一边避过镜头小声嘀咕,“三分月色又是什么鬼谜语?”

“就是……还爱我的意思。”黄少天转过头向楚云秀眨眼。

 

 

5

宿命也可理解为星宿的命运吧,他才不是匆忙划过,他是注定要回到你生命当中的。

 

越近年关越忙碌,已经跟着老板连续加班整整两周的员工个个苦不堪言,仿佛给张毯子就能随时在用得发烫的电脑屏幕前睡死过去。

“喻总哥……”方锐嬉皮笑脸的探了个脑袋进来,脸上堆着笑意却盖不住眼下沉重的黑眼圈。

方锐是他们大学的学弟,也是当初建立公司的小股东之一,因材施用性格使然,主要负责着公关营销等几个对外部门。

“喻总哥!哥!学长!”

“有事说事。”喻文州从文件堆中缓缓抬头。

“都周六了,就给大家稍微放个假呗,你看我这黑眼圈看见了吗,”方锐指指自己,“都快掉到脚面了。再说再加班,大家也都该有情绪了不是……”

“告诉大家,努力工作,年终奖四倍。”

“四倍我怕是无命消受……”方锐转了转眼珠,神神秘秘地管好办公室的门,蹑手蹑脚走到喻文州办公桌旁边。

“心里有人了,色诱不管用。”喻文州头都没抬。

“了解了解,”方锐语重心长地点点头,“就是我记得呢,SINGER今晚决赛,黄师兄朋友圈说今晚的歌曲很重要,希望三分同学准时收看……”

“下班吧。”喻文州表面神情依旧不定如山,只是向方锐微微点了点头。

 

“曾经,意外

他和他相爱

在不会犹豫的年代

以为明白

所以爱的痛快”

这曾是他们整个大学时期最喜欢的一首歌,喻文州深深望着电视屏幕里台上穿着白色衬衫的人。

他把金黄的发色染成了黑色,没做什么特别的造型,只是蓬松而柔软的搭在前额。黄少天游刃有余的演奏着身前的乐器,没有首饰,没有潮牌,没有过于华丽的乐队与伴唱,他只是静静的静静地,把这首热烈的歌,淡淡地唱着。

“忘不了,你的爱

望结局能更改”

对于黄少天自作主张的改词,喻文州只是微不可见的弯了弯嘴角。

“想你,就现在

务必再重来”

喻文州像是溺在了想念的深海里,只有回忆里他的面容他的嗓音他的身体他的表情才能作为支撑喻文州呼吸的氧气。

 

“我对这首歌的理解是,对于曾经错过了一个人很惋惜,那个时候互相都以为分开才是给对方,给这段感情最好的结局。”歌曲终了,黄少天在还未平息的掌声与尖叫中缓缓开口,“非常抱歉按自己对这首歌的理解修改歌词,也非常感谢家乡故土给我做自己喜欢的音乐的机会。”

“我是真的,”黄少天撇撇嘴很轻松地笑笑,声音却有几分哽咽,“很想家,也很想吃鱼。”

 相隔千里,灵魂终于又紧紧相拥。


他是很多人的烈日阳光,却只是你一个人的三分月色。


10 Feb 2018
 
评论(45)
 
热度(916)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