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 百万碎片

写给宝 @Zierland_子斓 校园风


我可能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

校服总是一整身整整齐齐地穿着,蓝色西服里边套着的白色衬衫,扣子总会适当的解开一两个,领带也不会系得太紧,规矩整齐却不刻板。

他和别人讲话的时候会自然而然的带着礼貌又温暖的微笑,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

我曾以为,他不会是高中男生欢迎的那种男孩子,脱于同龄人接人待物的成熟稳重,相处过程中可能会给其他正值青春期的男生带来压力与不适。然而恰恰相反的,他和所有人都玩的很开,作为班长,在是非问题中又能不怒自威,再顽皮的孩子在他面前都会收敛。

比如眼前的的这位。

校服外套的两个袖子纠纠缠缠地系在书包带子上,白色的衬衫敞开着,里边T裇胸口印着superme红白两色的logo。头发微微有些乱,不知是偷偷染的还是天生的,在阳光下微微的闪着棕黄,耳际的碎发下,若隐若现的露出黑色塑料质地的耳棍。嘴里还叼着没喝完的牛奶,气喘吁吁的,想来是起晚了。

他平时话可多了,上课爱好和老师插科打诨逗闷子接下茬,但是又因为成绩实在太好,下课又嘴乖老师长老师短的哄人,因此老师们也更加娇纵他。因为有他,每节课都像对口相声一样热闹。

可说呢,嘴里总是说自己“天是天哥的哥,地是天哥的弟”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现在在男班长微笑的注视下微微低着头,咬着下唇的虎牙露出一个小小的尖儿,眼神慌乱地看着地面,十分心虚的样子。

“昨晚答应我下线后,你又找郑轩接着双排吃鸡了吧?”男班长依旧笑眯眯的,抬手理了理对面人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

“你怎么知道是郑轩?”嘬空的奶盒握在手里,男生抬起头终于露出了那双明亮好看的眼睛。

“因为郑轩也还没来。”男班长微微歪头,伸手接过奶盒接着原地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对面的男孩看着奶盒划出那条完美的弧线下意识的就想吹个口哨,估计是又瞬间想到现下气氛不合适,那声口哨就憋在了嘴里,只剩还微微撅着的嘴唇。

“快去站队吧,马上就要开始升旗了,”他还是笑着盯着他,只不过不知为何,感觉笑意又深了几分,“少天。”

“好的亲爱的文州班长大人!”被唤作少天的人夸张地冲他敬了个少先队队礼。

稳重成熟的文州班长,看着前边人的背影紧走几步追了过去,趁无人注意,打了他的屁股。

 

文州很有责任感,作为班长,又是男生,班里很多脏活累活几乎都是他第一个去干,紧接着就能看到挠着后脑勺,看起来心不甘情不愿也屁颠屁颠跟着一起干活的少天。

眼看又到了月末大扫除,风扇灯管窗户高又危险,基本都是男生来擦。

文州脱下了活动不便的校服外套,里边的白衬衫挽到小臂以上,手里拿着湿漉漉的抹布走到了第二个窗户下。在他的身后,果然看到了无精地打采举着一打报纸的少天同学。

我有些担心他,目光情不自禁地紧紧追随着,我也终于在他用湿抹布过完一遍,双脚重归教室地面后,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看向我,我也有些赌气的一直紧盯着他,顺着他关切又紧张的目光,我看到探出半个身子努力擦着玻璃的黄少天。

那天阴天,空气都是灰蒙的,有他的窗口却总觉得照射进了一束强烈的阳光,我慌忙低下了头。

 

他喜欢打篮球,速度算不上多快,却总能掌控场上的局势,三分投的很准,场外的女生随着每一个三分的投进放声尖叫,我只在窗口远远的看着,每一颗球都投进明镜般的心脏里,扔出百万碎片。

黄少天把他换下场。这下连衬衫都懒得套,校服裤子的一条腿也卷上去,露出纤细的小腿和瘦削的膝盖,他把自己喝过的运动饮料扔给喻文州,窜出去变成场上一只迅猛的猎豹。

他仰起头,用黄少天的水瓶喝着运动饮料,喉结明显的滚动着,放下水瓶后,他的目光又紧紧地追上场上的那只豹子。

 

我悄悄地跟在他后边。

他也当然不会自己一个人回家,身边是那个话多的少年。

放学后学校门口人很多,一开始黄少天伸出胳膊亲昵地勾着他的脖颈,一路上有说有笑。慢慢的,路上人少了,黄少天倒开始害羞起来,放下举止亲密的胳膊,两人也越站越远。

他们回家的路上路过一条贯穿城市的河流,下午的阳光也很强烈,拢在他们身上,勾勒出毛茸茸的边框,他开始笑眯眯地主动找黄少天搭话。他们一前一后地顺着河边慢慢踱步,微风吹起他的发丝,也吹起黄少天飘飘的衬衫衣角。

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黄少天,自然而然地露出十分会心的笑,黄少天走在前边有些欲言又止,悄悄斜着眼瞟身后的那个人。

又是一阵微风吹起,河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我想起心中碎成百万的碎片。

 

四下无人的小巷里,他们终于彻底归为沉默,再没有人想着搭话。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了不起的决心,他蓦地转过身,和他对视,眼中汹涌波澜。

“文州,我有话对你说。”

 

胸口又沉又痛,千千万万细小的碎片一股脑地涌出胸口,变成了一只透明的箭,我把箭放上,拉满手中的弓,瞄准,射出。

箭穿过他的胸口,紧接着又射进了他对面人的胸口。

终于,喻文州抓住了他的手腕,小心翼翼地吻上了那张欲言又止的嘴。

 

我不是他的同学朋友,甚至没有爱上他的资格,我只是一个负责传递爱情的丘比特。

箭射出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其实一直以来我真正爱上的,都是他们的爱情。

一贫如洗,只能将他们之间懵懂爱意点点滴滴的百万碎片变成透明的箭,这是我对这段我爱的爱情,唯一的的祝礼。

end

31 Oct 2017
 
评论(76)
 
热度(1104)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