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时风润雨

送给我最好最好的姐姐木鱼鱼 @松鼠木鱼 

永远爱你生日快乐❤❤❤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直直的照射进来,。

喻文州睡觉时骇光,迷迷糊糊的醒来,下意识地就去捞身边的人搂在怀里。

摸摸索索了一阵,指尖只触及到冰凉的被面,喻文州慢慢睁开眼睛,才发现身边的爱人一早突然克服了贪睡的习惯,此时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黄少天喜欢光着脚在地上乱跑,喻文州怕他受凉,索性给整个家里除了厨房和厕所的地方全都装上了地毯。

喻文州穿好质地柔软的居家服,宽松的长裤垂到脚面,他慢慢踱步到窗边,把满怀热烈的阳光放进来。

房门外突然想起了一阵琴声,喻文州勾起嘴角,开门接受爱人清晨满怀情意的音乐洗礼。

 

“哇,你醒啦!”黄少天侧了侧头,眼睛还是盯着黑白的琴键,手指十分娴熟地飞舞着,“给你买了早餐。”

“怎么突然起这么早,”喻文州弯腰环抱住他,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凑过头轻轻亲吻他,“不能一起床就抱住你,还真是不习惯。”

黄少天怕痒得紧,下意识地蹭着往后躲闪,琴声戛然而止,他转过身,冲喻文州挑了挑眉。

这个表情熟悉又陌生,几乎把喻文州的思绪一瞬间带到了遥远的学生时代。

 

大概是许多年前的这个时候,距离冬季艺考时间所剩无几,音乐声都是起个大早排队占琴房。

学音乐的耳朵灵,稍作歇息的时候喻文州会有意无意的留意隔壁同学弹的曲子。

鬼火,隔壁的实力着实不赖,才十几岁的年纪,就能把这首完整的摸下来,虽然节奏上稍有瑕疵,但是粗略听下来,在飞快手速的掩盖下,总的来讲已经非常不容易。

这大概就是天才型选手了,喻文州叹了叹气,继续和肖邦拼命。

 

因为复习练习频率过高,喻文州实在太累了,弹到B段三四小节时突然走了神,一下略过了第三小节直接弹出了第四小节,这么重大的失误一时间竟都没能及时发现。

还是隔壁加大了力度,才把喻文州从恍神的状态中拽了回来。

一模一样的曲子,肖邦Op53.大波兰英雄舞曲B段三四小节,隔壁用几倍的速度把他纠正下来。

 

显然鬼火也只是练习枯燥时的一时兴起,隔壁艺考的曲目也并不是这首,而是相较之下难度稍弱的一首曲子。

那个人似乎太过注重手速,节奏总是会出一些问题,许多音节因为追求速度而含糊带过,不够清晰透彻。

喻文州则是控制节奏的一把好手,既然接受过隔壁的帮助,对于他明显的短板问题,喻文州着实也不忍心坐视不理。

抓准了错误的音节,喻文州按着正确的节奏跟弹下去。

隔壁的琴声停了,似乎在认真思索,喻文州见状,放慢速度又弹了两遍,第二遍的时候,隔壁的琴声与他重合,终于按照完美的节奏清晰明亮地弹了出来。

 

就这样,互相纠正着错误,一连几天下来,二人都觉得自己进步突飞猛进,练习的进程也远比自己苦苦挖掘错误时要顺利得多。

“hey哥们儿,这些天谢谢你!”

隔壁的人突然敲门来,看到喻文州的一瞬间似乎是有些惊讶,但这总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那人挑了挑眉,又恢复了意气风发的样子。

“等你很久了。”喻文州勾起嘴角,门外明明光线昏暗,他却觉得自己似是把什么鲜活热烈的阳光放进来了,被轻快的气息猝不及防的报了个满怀。

“哇你不要笑!你给我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损失。”他佯装生气的样子,嘴角微微扯起的酒窝却暴露了主人真实的想法。

“哦?什么损失?”喻文州心跳得飞快,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抑制下想揉揉他发顶的念头。

“你把我心里的定音鼓都敲破了啊兄弟!”

 

“喂!你怎么走神了呀喻首席。”黄少天从琴凳上站起身,拉起愣神的喻文州,和他对视。

喻文州含住面前人的唇瓣细细亲吻,被回忆勾起的时光撒上了一层更加温柔细腻的氤氲滤镜。

他横冲直撞地闯入他的生活,冲得他措手不及,恍惚间过了那么久,他还是在身边。

起始是耀眼热烈的阳光,现今是温润清沁的细雨。

“少天怎么永远都这么甜?”喻文州鼻尖轻轻抵着黄少天的鼻尖,满足又甜蜜,“早安啊,亲爱的。”


end


12 Sep 2017
 
评论(23)
 
热度(734)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