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琐事

《一步》的番外2 内含学步车一辆 以示忙得没空更文的愧疚QAQ


琐事

理论上来讲,黄少天是个爱热闹的人。

今年的生日还是和全队过的。

KTV里光线不太好,立式动圈麦立着的那个圆形舞台却十分明亮。黄少天站在上边扶着麦唱着一首挺有节奏感的粤语歌,叫《狠狠》。

 

天空塌下去下去冰峰也共对

共对海底爱下去负伤累累

幽谷看内里内里相拥去面对

面对山崩吻下去互抱颈椎

在滴着眼泪仍紧握一起不畏惧

重重围墙下进睡紧紧一对

漠视命运对抗世界看看这壮举

当充满俗气俗气中吞吐为你

为你喘息吻着你绝不避忌

 

歌词挺具有诱惑性,时不时还附带着黄少天同志的黄氏夺命媚眼。

喻文州坐在离他不远的沙发上,后背倚靠着沙发,胳膊放松地交叠在胸前,微笑地看着心爱的人发光。面对“敌人”的夺命媚眼不动如山,像个历尽千帆的老干部。

唱到“当充满俗气,俗气中吞吐为你;为你喘息吻着你,绝不避忌”时,黄少天头顶的旋转灯刚好照到喻文州微笑又宠溺的脸,他准备好的一记超强媚眼一下被憋了回去。旋转的追光只在喻文州头顶停留了短短几秒,黄少天却清楚看到了喻文州对他做的口型。

“我爱你”

真肉麻,黄少天打了个寒颤,却还是抑制不住地,从面颊红到了耳尖。

 

一曲终了,黄少天吼得过瘾,拍拍屁股走了回去。

他心里暗暗盘算着要点的下一首歌,一溜烟跑到点歌台前坐下,手指在屏幕上一阵噼里啪啦地快点,屏幕上浅蓝色的光把他卷长的睫毛也沾染上了浅蓝色。

KTV包房里通风做不到太好,闷闷的总是有点残留的烟酒味。就算如此,黄少天还是十分敏锐地闻出了喻文州的接近。

莫约是到了差不多的地方,黄少天放心地向后一倚,分毫不差地靠在了喻文州怀里。他仰着头看他,后脑枕在喻文州肩膀上,稍稍偏头就可以亲到喻文州的侧脸。

“唱什么?”浅浅吐气喷在喻文州侧脸,前面宋晓拉着几乎快睡着的郑轩唱《万物死》唱得正欢,两人离得虽然很近,黄少天却也是扯着嗓子,喻文州才把刚才的话听得详尽,“我帮你点呀,这家KTV的触屏不好用,并不方便,需要你天哥带着技巧的手指出马。”

后边的一大串,喻文州显然没全听清,就听见了句“帮你点”,他也就点着头在黄少天耳边耳语出了一个歌名。

“好了,顶上去顶上去,下首就你唱,再不洗洗耳朵,今晚怕是要做噩梦了。”

黄少天右手依然飞快地在屏幕上飞舞,左手却暗暗在里侧和喻文州牵手。

 

喻文州的嗓音很有磁性,音准也不错,曾经闲着没事录的全民K歌和唱吧被粉丝扒出来后,甚至有唱片公司联系他,说要给他出个粤语单曲。

 

世界末日到了麼问我终结会如何

海天一色似赤火烈焰中只得你我

最美丽亦最赤裸两颗心最後消磨

好比火花满天飞播

爱无限美无限你无限我再凝聚似天际的银河

你对我这夜尚未承诺愿意麼

爱你我管不了是祸未想过是为何

能爱著你苦也未去躲爱你最想得你附和

像这宇宙谐和求你像我不要乱去想为甚麼

 

歌名坦荡又直白,《爱你》。

喻文州本来打算安安静静的坐在底下唱,歌名一跳出来却被蓝雨众人起哄架秧子地推到了光线明亮的圆台上。

他安安静静地坐在高脚凳上,扶住麦,盯着坐在不远处的黄少天,目光坚定而温柔。没有刻意抒情的多余动作,也没有无处安放四处乱飞的媚眼。

他唱给台下的黄少天,像无数次哄失眠恋人入睡的浅唱一样,溢满爱意与柔情。

在蓝雨队员们的拍手起哄中,喻文州走下去拥抱了今晚的寿星,他永恒的爱人。

“队长,刚才光照得你真好看。”黄少天轻轻在他耳边说话,“就是光太亮,你头发太黑,照得像秃了一块……”

喻文州十分淡定从容地摸了摸他后脑的头发,“回家收拾你。”

 

吹蜡烛的时候,整个包房漆黑一片,只有一束追光从黄少天头顶打下去。他被笼罩在明亮的光里双手合十,许着愿望。

喻文州莫名有些眼眶湿润——又是新的一年了,他还是那么耀眼,那么适合光。

 

两个人趁着兴致都小酌了一些,黄少天可能有点上头,嘀嘀咕咕地拿出手机打开王杰希代言的那个app叫了代驾。

司机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对于荣耀等网络游戏一窍不通,只觉得两个年轻人眼熟,却完全想不起来是在哪个电视广告或者节目里看过。

喻文州和黄少天并肩坐在后排,黄少天靠在车窗边吹着汽车行驶带起的风透气,两个人离得不算近,却还是在座位中间勾起对方的小指摇摇晃晃。

 

黄少天不喜欢吹头发,总觉得太麻烦耽误时间浪费生命。喻文州洗过澡,身上带着丝丝温热的水汽,看着黄少天的发尾还滴着水,却大大咧咧地坐在空调底下打王者荣耀,他心里低低地叹气,却还是拿了吹风机和干发巾,绕道黄少天背后帮他擦头发。

他玩的正入神,没注意周围的动静,被毛巾突然遮挡住视线吓了一跳,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被绑架了。

“哇,文州你走路怎么还是没声音啊!”黄少天飞快的扭头看了他一眼,就风风火火地继续投入战局,“诶诶诶内个徐景熙的扁鹊!你奶谁呢奶谁呢!怎么加了个王者就不会打游戏了!奶空地也是不不会长出水稻的你相信我……”

喻文州的手修长好看,骨节分明,十分专业利落地在黄少天浅棕色的发丝里穿梭,没一会,黄少天的头发就变得柔顺蓬松,和刚才湿漉漉的那个鸟窝头判若两人。

“好了不开新局了,我该睡觉了!”

黄少天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想睡觉。

 滴滴滴滴滴

高潮过后,两人在静静拥抱着,月光洒在裸露的肩颈上倒显得有几分圣洁的意味。

两人忽然在同一时间松开对方,手伸向各自方向床头柜的抽屉。

“靠你拿什么?”黄少天警觉地回过头,“你你你!不许和我抢!”

喻文州笑着拿出一个深红色的丝绒首饰盒,“别的都可以让着少天,但这个一定要我先。”

“不是Cartier的吧!那个和整个联盟的对象狗都撞了!”

“当然不,”喻文州拧亮床头的台灯,打开了小巧的盒子,“所以我可以求婚了吗少天?”

“这个还要问我吗!”黄少天害羞,哼哼唧唧的有点炸毛。

“感谢你的同意。”喻文州看他气鼓鼓又害羞的样子可爱得心痒,凑过去吻了他的嘴角,牵起他藏在被子里的左手。

“喂!你说什么了!我就同意!”黄少天虚张声势地瞪他,手却没有要抽走的意思。

喻文州摘下那一枚内环刻着六芒星暗纹的戒指,十分郑重地套进黄少天好看的无名指,他亲吻着戴在手上的那枚戒指,虔诚又深情。

“我说嫁给我,你同意了。”

黄少天眼圈有点红,吸了吸鼻子,抽出手低头打开自己的那个盒子。

“该你嫁给我了。”


18 Aug 2017
 
评论(74)
 
热度(465)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