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的力量
 
 

[喻黄]器二不匮 10

上一章 09

10

 

琴声叙叙

人类对于各种色彩真切的认知,往往伴随着不同的人或事,随着冗杂的画面与情绪记忆印刻在心里。

喻文州第一次对于金黄的暖色系有了饱满生动的理解。

《爱之梦3》本是一首柔软温情并且时不时溢出伴随粉红色泡泡的曲子,经眼前人指尖不同的表叙演奏,这首曲子仿佛从情人间耳鬓厮磨的爱意,宛然变成了一种温暖热切无法形容的某种“人间大爱”。

许是被气氛渲染的夸张了,但拥满寒意的冬日里,一股股切实地暖流伴着音符的飘荡,缠绕在喻文州的指尖心间,手指不再冰冷僵硬,曾因种种烦闷琐事结下的冰凌也随之融化殆尽。

 

“怎么样?不错吧!”

正听得入迷的喻文州被身边突然的耳语吓了一跳,转过头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他们学校钢琴专业的魏教授。

单看这人,是怎么也想不到是位音乐系教授的。指尖耳尖凡是能触及到的地方,必然连带着根燃或未燃着的香烟,与某位不知名叶教授并称为他们院的两大烟枪。嗓音也沙沙粒粒的,但着些常年经烟草浸泡的沙哑。学生们却都挺爱上他的课,风趣幽默,专业水平更是过硬,和一帮帮乐团的混小子打成一片,整日里用指挥棒敲着他们的脑袋要烟抽。

“魏老师。”站的近了,这人身上的烟草气更加浓郁起来,喻文州微微欠身点头打招呼。

“嘿嘿,你也听入迷了吧?”魏琛咧嘴笑了,眼睛里带着抑制不住的炫耀与得意,“这我的学生,今年想考咱们院。”

“很有感染力。”喻文州点头,“但还是不要在艺考期间用琴房为好,以免影响了别人。”

“对对对,你看我这脑子,忘了忘了,喻老师提醒的是。”魏琛一拍脑门,一恍然想起的样子,“我这就叫他,喻老师中午有事吗,没事凑一桌吃个饭?”

喻文州鬼使神差的就想点头,却被院里的一同电话叫了回去,无奈向魏琛挥手示意,有机会再引荐。

 

这一过几年,北风吹来的缘分终是牢靠的。

出了那档子荒唐事后,喻文州在友人帮助下在学校边上的音乐街开了个古乐琴行。他本也不是嗜财缺钱之人,日日焚香扶琴倒也乐得自在。那个闪着金光的男孩子想必是顺利考入了这所学校,透过琴行通透的玻璃门,喻文州三天两头地看着他经过。看样子人缘也还不错,和不同人勾肩搭背说说笑笑的,竟看得他有些没来由的吃味,却又不知从何理起,算也算不清。

那个雨夜,他依旧但这满身浇不灭的热切阳光,闯进了这片细雨绵绵的竹林。

古琴的泛沧浪与钢琴的爱之梦隔着时间空间交缠纠葛,绵延成了同一股热切的情意,这种灵魂深处的交汇,人们通常称之为,爱情。

久处之后,喻文州对黄少天频频投递的那种眼神再熟悉不过,但他固然又不能太过草率。早先离开的时候签下了学校的返聘合约,几年后风声平息,眼看就是回校任职的日子,他不能害了他。

只是他的眼神太过热切明亮,谅是喻文州这般谨慎小心,却还是没来由的失控了。

黄少天翘着刚刚包扎好的手指,低垂着眼帘,一副不甘心又委屈的样子,吸了吸鼻翼问他为什么。

“因为少天只有一个。”

鬼迷心窍的就说了实话,可不就只有一个吗,他早已翻滚着灵魂深处的音符带着阳光融融与热切的暖意住在了喻文州的心里。

 

“好了,”喻文州叹着气拍了拍黄少天柔软蓬松的发顶,“等手指的伤养好了,我倒也想听听少天弹钢琴,看看是不是和你们魏老师吹捧的那般厉害。”

“真的吗!”提到自己的强项黄少天又信心满满起来,伸手拽了拽喻文州袖口的布料,“你要听我现在就去琴房给你弹啊。”

喻文州看着他都眉梢鼻尖带着的小骄傲不自觉的笑出了声,眼前人的种种小情绪可爱得像有猫爪子上粉嫩的小肉垫,他拉起黄少天的手无奈的笑,“还是先养伤,来日方长。”然后一个呼之欲出的“乖”字吞咽在喉咙里。

“一言为定啊!”黄少天抽回手,耳尖带着浅淡的粉红,“那,你想听什么,先定个曲子?”

“李斯特的《爱之梦》吧,”喻文州笑得眉眼弯弯,思绪陷入了某种温暖的回忆,“第三首。”

 

tbc


22 Jun 2017
 
评论(39)
 
热度(313)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