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将我一贫如洗的内心
用宝石般的你填满

@秋名山大白鸽
 
 

[喻黄]书中梦

高考天津卷作文 “重读长辈的这本书”


-------------------- 

黄少天有位远房亲戚去世了。

他接到电话通知是一个普通的上午。普通的燥热,训练室中央空调开得温度挺低,指尖皮肤都是冰凉的,只有心里一阵无名火热的烦闷接连不断;普通的练习,今天的剑影步也没有稳定地多操作出几个;普通的暗恋着一个人,他人坐在身旁,左手在自己右手的手边,很近又很远。

“少天,你手机响了。”

正聚精会神地操纵着夜雨声烦的黄少天被身后传来的这一句话吓了一个激灵,对于喻文州仿佛已经形成了一种浑然天成的惯性心虚,夜雨声烦帅气的步法也跟着一个踉跄,好险没摔出个好歹。

“哦哦,谢谢队长,我去接电话了。”

喻文州望着他看了来电人就鬼鬼祟祟出去接电话的背影,一阵皱眉。

 

“仔啊,你九太公昨天去世了,说是留了东西给你......”

来电话的人是黄少天的妈妈,二十四五岁就能把自己的事业发展好的人少之甚少,作为家长也就希望自己的儿子更进一步,顺带把家庭也发展好就更为幸福了,所以最近一直有在给自己的儿子参谋相亲对象,这也就让黄少天对自己母亲的电话有些避之不及。

“九太公是谁?”

黄少天家曾是个大家族,祖上是有不少人,但到了他们这辈,父母都是从积极响应计划生育政策的那个年代出生的,所以现在就算开放了二胎,各家还是选择尽量少生,家族成员也就渐渐减少了下来。

“就是大家常说他年轻时和你很像的那个呀,你小时候他还给你换过尿布,现在大概有一百出头了吧......”

在母亲絮絮叨叨回忆自己童年糗事的时候,黄少天大概记起了有这么一个亲戚。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这人总是拿着一本书追着给黄少天看,那个时候他还偶尔随着阿公阿婆住在乡下,爬树钓鱼掏鸟蛋无“恶”不作,乡下是小孩子的天堂,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谁会想着死守一本破旧的老书呢?

“妈,东西我就不要了吧,你儿子现在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不缺人家那点东西啊。”

黄少天为人处世上也算得上是个人精,下意识的就不想趟这摊可能有关于“遗产纠纷”的浑水,没必要去占这莫须有的便宜。

“我也是这么讲的,但你九太公无儿无女,咽气之前就嘱咐了给你留东西,咱再不去就不好吧......”

 

正好赶上周六日,便是连找喻文州请假的功夫都省了。

坐在高铁上黄少天有点昏昏欲睡,一面感叹着基础设施发展的速度乡下都通高铁,一面又忍不住地开始思念喻文州。

真是有够没出息,离开他才几小时几公里,就跟断了奶的小猫似的抓耳挠腮,恋爱使人丢人啊。

要说他暗恋的这位,更算得上是人精中的人精,可不是一趟高铁就能捋顺关系揣测透彻的。

黄少天长长的叹了口气,头习惯性地偏过去,而后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次坐车没有喻文州的肩膀让他枕靠着了。

 

乡下人重视葬礼,更何况一百多岁去世必然称得上是老喜丧,按道理是要大办特办的,可这九太公无儿无女,丧礼都是这帮远房亲戚帮衬着办的,所以在格局上也就简小了很多。黄少天的到来还引起了一阵骚动,全村玩荣耀的青年和小孩子排着队要签名,眼看一场严肃沉重的葬礼就要变成粉丝签名握手会,远房表哥叼着烟挺身而出,及时解救了被团团围住的黄少天。

“少天啊,不用谢,”表哥抢在黄少天道谢前开口,“我是喻队粉丝,能帮我要个签名吗......”

这都什么事啊,黄少天心里一面暗暗吐槽这我和队长这关系你居然就要个签名,一面点头微笑说好的好的没问题。

 

看到九太公给他留的东西与钱财无关,黄少天松了一口气,却又一阵不解——还是小时候逼着他看的那本旧书。

现在看来更旧了,却与“破”字无关,卷边虫蛀霉斑一概没有,只是颜色泛黄的厉害,黄少天脑海里甚至浮现出了老人每天小心翼翼翻看它的样子。

凭着儿时模糊的记忆,黄少天寻到了小时候经常钓鱼的那个湖,湖还是那个湖,精致却一点都不一样了,周围种了许多看起来比较名贵的花,假山亭子公共厕所一应俱全,差个高尔夫球场就是电视剧里洗黑钱的度假山村了。

黄少天拿着那本书,坐在湖边修葺完善的石凳上,思绪开始飘。

这湖里有鱼吗?

靠怎么又是鱼,喻文州这个人烦,怎么无处不在呢?

湖里会不会有水神窜上来问我,你掉的这个是金鱼还是银鱼?

都不要,只要肉做的喻文州这个人就好了。

哎,可是比金银的还难。

 

明明是借机会来散心理清思绪情感的,绕来绕去还是绕到了让自己心烦意乱的罪魁祸首。不知是太阳晒的还是因为什么别的缘由,黄少天有些脸红,小跑着跟着表哥他们忙活葬礼去了。

到了晚上,天色沉下来,乡下的风就更舒服了。

定好了黄少天明天要守夜,今夜必然是要早早睡下。但在电竞这行干久了,免不了总有熬夜,其他的时候作息也比较规律,一下子让他这么早就入睡还真是有点困难。

他调亮了床头的台灯,开始翻看那本九太公留给他的旧书。

真正翻看着他才发现,这本书根本不是印刷版的,而是手写的,粗略的看起来有两种字体,前半部分算是两种字体交错出现,一种是规规矩矩的隽秀繁体楷书,另一种就比较洒脱,字大行稀的,但也能看出来是一手好字。到了后半部分,规矩的字就不再出现了,只剩下随意洒脱的那种字体。

电子竞技果然不需要阅读,看了没几行,黄少天就一阵阵没来由的犯困,也就乐得就着困意关灯睡下了。

 

不知睡了多久,朦朦胧胧间,黄少天觉得自己好似是醒了,起身去洗手间捧着水洗了把脸,抬头对上镜子里自己脸的那一刻,他的脑子“翁”地一声——不对,怎么会有镜子呢?

还没出头七,逝者家里的镜子都是要用旧报纸封住的,镜子俗讲通灵,怕是把弥留得魂魄勾到另一个世界去,不得安息。

黄少天定睛观察着镜子里的自己,很快就发现了更多不对劲的地方。穿着是旧社会时进步青年的那类中山装校服,黑色立领,带着浓重的年代感。

煞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黄少天同志,此刻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他伸手大力掐了一把自己,确定不疼之后就心宽的默认这是在做梦了。

“**,准备好了没,可以出发了吗?”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黄少天一阵不住地泛鸡皮疙瘩,这嗓音他太熟悉,这分明就是喻文州的声音,只不过梦里他叫的那个名字就像自动打了码一样,怎么都听不清。

“喔喔......准备好了的......”

他下意识的随口应着,毕竟梦还是要接着做的。

黄少天看着梦里对面的那个“喻文州”不禁咽了咽口水,气质长相都分明是一个人,只是穿着一身墨绿板挺的西装,又添了几分挺拔硬朗。

“你这孩子,怎还是如此没大没小,要叫**哥哥的!”身旁妇人絮絮叨叨的样子让黄少天不禁联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不打紧的,”穿军装的那人笑着冲他伸出手,“既是准备好了,那就走吧?”

伸手,还笑成那样,黄少天内心不禁怀疑这人是来接亲的。

 

梦外,床头一阵微风吹过,旧书随着风翻了个页,那页的第一行俨然用行书潇洒地写着:

xx年陆月廿一 吾徒自漂泊,世事各艰难

仔细看去,还有一行隽秀的批注:吾两,不难

 

梦里视角转换间,黄少天只觉被谁拢在怀里,手被人握着写字。疑惑间转过头去,额头就碰上了长得极像喻文州那个男人的唇角。

“不专心?”他笑,眯着眼睛像某种狡猾又不外露的动物,“不专心,就要罚。”

他又凑近了些,嘴唇亲吻了黄少天额头光洁的皮肤。

黄少天一下子僵住了,内心被硕大的“我是谁我在哪他要干什么”的弹幕疯狂刷屏,却又没做出什么反抗的动作——毕竟能在梦里爽爽也算是极好了。

 

梦中的场景随着风翻动书页间不断转换,零零散散的都是一些他和那人的日常。温馨甜蜜的占大多数,也有一些闹别扭怄气吵架的时候。这些场景像加了旧胶片滤镜的4D电影,让他一幕接一幕的不断经历着。

突然被一阵耳际战火的轰鸣惊得一激灵,回过神来,眼前就只剩下熊熊弥漫的硝烟。

三三两两的士兵靠在战壕上闭目养神,或是直勾勾的愣神,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副官,您要节哀,虽然长官走了......”

恍惚间黄少天就只听见了这么几个字,而后就是一阵不明缘由的剧烈耳鸣,天旋地转间他几乎要悲伤得昏过去,却又不知究竟心痛于何处。

“好好打仗,少他妈讨论儿女情长!”黄少天咬了咬下唇,给手里的长枪按上了闪着寒光的锋利刺刀。

 

醒来的时候,心里还是一阵钝痛难过,一股难以名状的气息堵在心口挥散不尽。

“少天?起来吃饭了,今晚要守夜的。”

表哥的厚重的烟嗓像一双有力的双手,把他从阴冷潮湿的潭水中拖出。

黄少天冲到厕所,接了捧冷水洗脸,抬头发现厕所里的镜子果然是被好好用报纸封上的。

醒来了

 

晚上守棺材的时候,黄少天也没觉得害怕,该怎着还怎么着,一是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二是这梦里的主人公基本上就是他“自己”和“喻文州”,除了最后知道那个人死了,其他都不在怕的。

表哥烧到一堆纸钱的最后一张,起身说要出去抽烟,嘱咐黄少天盯好。

“少天?”

黄少天回过头,发现表哥又折返回来。

“怎么了表哥?没有打火机吗?”

表哥不语,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

“少天,我是九太公,想着可能会吓到你,就在梦里借你表哥的脸来和你说说话。”

“九太公......”

“那本书,你梦到了吧?”

“梦到了,”黄少天有些出乎意料的镇定,微微点头,“您就是那本书的主人公吗?”

“不是我,”九太公摇了摇头,“是我两个非常优秀的前辈。”

“少天,我就只能和你再说最后一句话了,时间到了,我该走了。”

“您讲。”

“前世已然错过,今生无论如何都要把握啊!”

 

忽然一阵凉风吹过,黄少天猛地睁开眼,便闻到了一阵浅浅的烟草味,而后表哥就小跑着回来了,继续给火盆儿里添纸钱。

 

尾声

“喂?喻文州你睡了吗,我有话现在就要说。”

山里信号有点差,黄少天以异常扭曲的姿态站在屋顶上,才顺利地拨通了电话。

“少天,我先问你一个问题。”电话那边顿了顿,嗓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

“金鱼银鱼,你选哪个鱼?”

“肉做的!人鱼!选你!喜欢你!”黄少天吼。

“好,”喻文州轻轻的笑,“那......”

“准备好和‘人鱼’谈恋爱了吗?”

 

end


07 Jun 2017
 
评论(61)
 
热度(1040)
© 三步知遥 | Powered by LOFTER